所在位置:首页 >个人感悟

情绪-信念溯源法(找回改变的力量)之五

放下不合理的目标

作者:流火 2014-02-21

这一篇之所以要放到后面写,是因为,如果无法理解放下恐惧为何物的话,就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目标不合理。而实际上,对于目标的审查,也是在我长时间面对自身情绪与信念的关系之后,发现很多问题有雷同的模式,从而进行的宝贵总结。

所以,随着情绪-信念溯源的越发深入,在设立目标-现状的导航系统之时,就可以先第一步看看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是目标,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因为,有许多的努力目标,本身就是误区。我们经常背负着这些不合理的目标,给自己增加了许多额外的负担和压力。尤其,在没有及时识别出来而让自己再三往前冲之后,你会发现陷入苦苦追求而不可得的戏码中,徒然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挫折感。当然,有时候必要的挫折是需要的,因为它们正是我们真正理解创造过程的开始。不过,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同样的挫折,那不妨看看,有没有给自己设置了类似这里的不合理目标呢?

在我曾经的《超越无价值感》一文中,曾经总结了一个无价值的产生过程图如右。当高兴或者沮丧时,其实只是对于自己有否实现了目标或标准,或者能否实现目标或标准的一个简单判断。所以,下一次当沮丧或抑郁的情绪再次袭来时,我们就可以反过来把它当作一个猜谜的线索,因为它其实是一个提示你有不合理目标存在的信号,试着把它当作一份礼物来接受,然后反过来看看,它到底要告诉你什么吧?

放下对他人的责任

如果去仔细观察自己的话,你会发现,我们的注意力大部分放在别人身上。一、按照别人的意见或要求而活。二、为别人的事情忙活。三、要别人按照自己的意见而活。

凯蒂在《一念之转》里,曾努力推广了一个概念,就是事分三种,老天爷的事、别人的事、自己的事。只要管好自己的事,不需要去多管别人的事和老天爷的事。

可是为什么这样呢?

我们已经长久被教育,认为担心别人,就是关心别人。不担心别人,就是不关心别人,就是缺乏爱心的表现。这是在以恐惧为真的理论体系里,顺理成章的推论。然则,这是大大的颠倒事实。因为这个世界真正的真相就是,一切平安无事。我平安无事。别人也平安无事。

之所以我们常要忍不住去插手别人的事,插手老天爷的事,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在替别人担心、替老天爷担心,并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美德。故而,许多带有「好人」模式或人格的人(我就曾经是其中之一啦),就常常要把注意力首要放在别人身上,以此为己任,并责怪不这么做的人是冷漠。

然而,每个人都在自己跟自己玩受害、拯救、加害的三角循环游戏。这样的游戏若非自己愿意走出来,别人是无法生拉硬拽出来的,否则,反而落得个「干涉他人」的罪名。想想也是,谁会愿意受到别人的控制或操纵呢?更何况,学会尊重「自由意志」,一直就是本星球最大的隐形任务之一。许多灵性资料提及的「神性冷漠」,还有「太傻天书」中也一直提及的「公主被野兽掠跑,王子不但不救反而放手」的故事,其本质的道理都是一样的。

更重要的是,当注意力的重心放在他人身上,而「被帮助的人」没有感激(当然了,人家烦你还烦不过来)之时,我们就会感到「好人没好报」的伤心。更糟糕的是,因为别人占据了自己的视线,就会导致自己的事情反而疏于打理,当结局是空空如也时,就会感到深深的懊悔、自责、沮丧及伤心。

所以,学会放手,学会允许别人去经历自己的体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课程。这种放手,和那种因为害怕受到牵连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做法,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然这并不是说,永远不要出手去帮助别人。你看,我们的思维很容易犯绝对化的毛病。要么帮助肯定是对的,要么帮助肯定是错的。所以这也就是「否定之否定上升」的思维轨迹的意思,因为我们往往要经过两次否定或者说反平衡的体验,才能够更为客观地看待事物。

在别人发出求助信号时,如果没有超过自己的能力范围,那自然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 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们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做到所有事情,所以合作与交换,就是这个星球人们运作的另外一个机制。一方提出需要,另一方满足需要,就形成了社会的运转模式。

放下对他人的要求

在心理学的认知疗法里,有一个黄金行为法则,就是要求别人做到的,首先自己要做到。而自己做到的,不能要求别人也做到。

这个法则的本质,就是把掌握心情的主动权,放回到自己身上。

因为很显然,当你把注意力放在当别人的审判官的位置上时,实际上就把自己的幸福感跟别人绑架了起来。别人能够满足要求还罢,一旦不满足你的要求,或生拉硬拽,或巧施计谋,无论如何,其实你也并没有真正省心。更主要的是,当你总是去关注别人是否满足了自己的要求之时,无意中你是在害怕一旦不满足要求的后果。你无时不可是紧绷的、压力重重的。

更何况当对方无法满足这个要求或标准时,无端产生的更多争执与对抗,其实是给自己增加了更大的负累。

而且因为这种注意力重心的失衡,我们在用尺子不断量别人的时候,就很难有精力回头去衡量自己。所以在「一念之转」里,后面有一个关键的反转过程,直接让你把对别人的要求,转化为对自己的要求,这个时候你才有机会看到这种思维漏洞,并去反思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合理。

如果仔细去考察对别人的要求从何而来的话,我们会发现,对别人的要求,其本质是源于我们对于自身恐惧的一个应对策略。比如,【只有你满足我的要求,才说明你是爱我的】。这句话的背后,就是因为害怕得不到爱,害怕自己上当受骗。在下篇文章【觉察只有才的局限信念】里,我们会再细细讨论这个问题。

反过来,当我们评判别人没有满足要求或标准之时,第一反应必定是排斥或讨厌,因为这就象一个更隐藏的危险之铃铛在摇动,提醒你远离危险。再深入去查看的话 ,你就会发现,你今天所排斥的别人,就是你明天所排斥的自己,因为一旦你发现自己的行为也从这个标准之上跌落下来,你会对自己有更加百倍的难堪与自责。

当然,要一下子放下对别人的要求是很难的。所以尽管很多灵性文章说,要放下评判。但若以此作为标准,就很容易从一个评判掉入另外一个评判。在这样的时候,我的建议是,接纳自己的评判,但请觉察下,自己评判背后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要设置这个标准?背后有没有什么恐惧?恐惧的事物是真的吗?就这样一步步引导自己深入查看,你会看到更为深入的真相。

最后,放下对别人的要求,也并不代表你不可以提出请求。只不过,不要期待对方一定要答应,就对了。

承担起对自己的责任

因为我们总是纠缠在跟他人的游戏中,所以,不该我们承担的别人的命运,我们抢着去承担;而应该由我们自己承担的自己的命运,我们却老推脱到别人身上。表现在,要么寻求外界的庇护;要么以外界为借口,指责外界是自己问题的制造者。

所以,当我们学会把别人放下时,也需要同时,把对自己的责任承担起来。这份责任感,并不是说,要指责自己没有给自己创造出好的命运,而是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掌握了命运力量的人,所以既然我们可以创造出不愉快,那么我们一定也能够创造出愉快。问题的关键就是,去学习掌握创造的秘密。

这需要我们再次非常仔细地去检查受害者、拯救者、加害者的三角循环游戏。

无论是寻求外界庇护,或者是指责外界;再进一步引申,成为弱势者的保护神,无论这些角色如何变化,就其本质,其来源都是幼年时期的抚养环境。

通常来说,当你满足了父母与老师的预期,就会得到爱与奖励;当你没有满足,就会遭到批评与惩罚。这就是有条件地得到爱的习惯的关键养成期。

所以去迎合家长或者老师的喜好,基本上是一个柔弱的孩子为了生存下来而必然采取的策略选择。如果家长或老师的预期非常严格,甚至不合情理的话,孩子也就会很容易形成非常古怪的思维逻辑与行为习惯。

这也就是受害者模式起源的地方。显然尚且年幼的孩子,是无法对抗成人的。多以无论这个孩子长大后自我拯救还是对自己的孩子模式重演,受害、拯救和加害的转轮就开始启动,除非孩子自己想中止,否则滚滚向前而不止歇。

因为一旦,当孩子因为这些局限的经验,而给自己设下了绝对化的定论之后,他就成为自己真正的「加害者」,不断复制出类似的体验。以上一篇那个有结婚恐惧症的女孩为例,当她以点当面,作出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的定论之时,她的生活里,要么不再出现好男人;要么即使有好男人出现,她也只会看见他「不好」的地方,逼迫对方因厌恶反感或报复,最终呈现不好的那一面。电影「钢琴师」中的女钢琴老师,就是这样的示范者。所以如巴夏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创造生活的大师,只是,我们创造出的,总是完美的悲剧。

当我们明白悲剧是怎样由自己一手炮制之后,那么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就可以创造出完美的喜剧。比如,为了破解自己潜意识里类似的绝对化否定,我们可以说「我允许自己看到男人有优秀的可能」。所以,这也就是datre说的,「给自己多一些允许」的意思,目的,就是为了帮助自己在自创的围墙上,敲开一个小小的缺口。

所以,放下受害者的心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掌握【创造的艺术】的开端。表面上,会让人觉得原来生活中一切不如意的事情是由自己造成,有时候容易跌入自责的漩涡。但其实,它是一句巨大的祝福,祝福自己原来一直就拥有生命的神杖。只是,就像Datre所说,我们就像抓着大批马儿缰绳的牧马人,因为还没有掌握好平衡的艺术,所以刚开始,难免会顾此失彼。有时候我们甚至对某些马儿挑三拣四,忙着要把它们赶跑,所以整个队伍就更加一团糟了。当我们一点点认清楚所有马儿的价值,一点点理清楚它们的位置,并逐渐让它们归位时,我们驾驭生活的能力,就会逐步提高了。

放下对自己越级的要求

当注意力的焦点回归到自己身上时,我才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是如此苛刻。再仔细观察,还发现自己经常用越级的要求/标准,将自己死死困住。根据我的观察,越级的对己目标,是具有【求好心切】人格模式的人,常常会有的特征,是一个比较共通的模式。所以接下来,就让我们仔细研究一番。

越级的要求,通常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用别人的状态要求自己;一个是用未来的状态要求现在的自己。

典型的就是,「别人都做到了,我也应该如何如何才是」或者「别人都做到了,我怎么还不行呢?」 这样的比较,就让自己把注意力再次投放到别人身上,努着劲儿【削足适履】,而忘记了去认识自己真实的状态。

至于第二种要求,就更多了。研习了各种灵修资料的人,总是以「活在当下」、「放下评判」、「无条件爱别人」等等要求自己,结果却学得越来越焦虑、越来越压抑。不是说这些标准不对,而是时机不对。

这就好像没有学会走路的孩子,硬要求他跑。还在喝奶的孩子,硬要求他吃饭。

仔细去审视的话,这实际上是没有接纳自己的现状,把注意力的焦点放到了未来的缘故。实则,已经跟【活在当下】背道而驰。

以前我就一直无法理解活在当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就更无法去谈做到了。

而随着自己的进展,现在终于理解到,所谓活在当下,其实完全是管理注意力焦点的技巧,也就是说,一心一意对一境,面对当下一境而无杂念。思考时思考、做事时做事、走路时走路、吃饭时吃饭。这就是注意力既不滞留于过去,也不锁定在未来的表象呈现。

有一些法门推崇关注呼吸,也就是因为身体的呼吸必定是存在于当下的,当把注意力拉回到呼吸上时,就自然而然回到当下了。但由于现代人生活工作的繁忙,别说抽出时间做,就是有时间去练习,也是很难马上做到的。这样很容易乱上加乱,增加更多的焦虑。更别提随时去觉察起心动念这样精微的活动了。不是说这些方法不好不对,而是说对于普通人而言,难度太大。

所以,对愿意觉察却觉得去觉察当下很困难的人,我强烈推荐从觉察情绪入手。因为情绪是储存在自己的身体和记忆中的,即便当下没有捕捉到,也完全可以在事后调出这些信息来回顾和反思,所以完全没有时间上的限制。愿意多做时多做,愿意少做时少做。而且重点在于,这样的回溯是相当有趣、富有成效的。当尝到甜头后,我们也才更容易、也更愿意坚持下去。

话再回过来,即便现在理解了【活在当下】是什么意思,我发现还是难以马上做到。不过那有什么要紧呢?随它去、接纳自己的现状好了。诡异的就是,就当我放松心态,放手任由思绪飘荡时,往往反过来也就越容易集中注意力,反而更容易专心于当下在做的事情了。

所以,还要回归到我们最初的那句话。一切,从接纳自己、认识自己的真实现状开始,后面的旅程,自然会顺理成章地展开。

对于自我觉察以及情绪-信念溯源法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加入QQ群交流:330497946

 

 

(更新日期: 2014-02-22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