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WHY A MILLINNIUM?
为什么要有一个千禧年?

流火译 2012-7-30

一个千禧年,是亿万年前就设定好的事物。

你们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千禧年就是一千年。这是一个让你舒服的因素。

当改变需要在你们星球上发生,且改变的性质非常剧烈之时,那么你就接受你们要有一个新千禧年的事实,而且,这个新千禧年意味着,事物将发生大幅的改变。这样,你就不会对时间不存在这个事实感到焦虑不安。

你们已在史书上描述过,千禧年就是每过一千年。因为没有时间存在,除了你们归属到你们日常生活,归属于你们的日历、时钟及其它等等的线性时间外。你以为时间是一种非常固定的东西。

是的,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时间,因为这就是你当前的信念。因为没有时间存在,就没有空间,也没有距离。根本就没有这些参数。所以事物非常容易改变,来使一切都匹配起来。

人们都同意,2001年是一个新千禧年的开端。你并不真正知道它是什么时候。你对时间是什么根本没有一点概念。但是,你会将其分类以让其匹配起来。

对我们来说,一个新千禧年,只不过是一个摆在你面前的机遇,一个以全新概念生活在地球上的许多新可能性与概率的机遇。它将多次出现,且性质通常非常剧烈。

你的造梦者,注视着这个星球人类的停滞不前已有相当长的时间。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就决定,需要有剧烈的改变,而改变的唯一方式,就是启动一个新千禧年以让人类突飞猛进。

这一停滞的结果就是,你们星球的大多数人都用类似于回归祖辈的方式,来给时间做标记。

今天,有许多人正被文艺复兴时期的展览、音乐所激励。他们想修复旧房子。他们搜罗真正属于这些时代的家具,好让旧房子看上去真象过去。

许多人希望住所看起来象城堡,到处尖顶耸立。

现在,停下来想想你在做的事情。你在退步。

人们看着过去,渴望有全新活力的东西。对他们而言,过去的时光看起来富有活力。

这是你们人类非常有趣的一件事。你们有一个倾向,对于新生事物倍感兴奋。

但如果你们在全球尺度上都开启全新的可能性与概率的话,你们就有一个倾向,不想继续全力冲刺这些新的可能性与概率,不想完成手头的工作。

简而言之,如果你们在叫做工作场所、学校或者任何的地方被安排了一个问题。那么,哦,这会很有意思。于是你就开始工作起来,入迷钻研,这个问题给予你各种鼓舞刺激。你不断工作啊、工作。

但很快你又厌烦起来。

你知道,这需要完成,于是你让自己继续做下去,直到有一天你说,我不认为自己会解决这个问题,我已经到了真的不在乎它是否完成的地步了。于是,你就把它放开,把它忘记。

现在,那就是一个非常简化的解释,来表明你们在全球尺度上会如何接受一个可能性与概率的情况。

你会看到,有些国家很容易适应变化并解决问题。有些国家则很快厌倦一切,觉得并不容易理解、不容易接受,并将变化放到一边而懒得考虑。还有一些国家,一切都介于两者之间。

新的千禧年会有人开始前进。我们先前声明过这个事实,就是又一次,我们希望让一些人获得突飞猛进的不同理解,让他们跃进到其它实相,加速物种的进化。

群体意识,需要从它浑浑噩噩的停滞中摇醒,给每个人参与并享受一个新千禧年活力的机会。

当你停下来想想它时,你能否明白了,我们为什么会如此有兴趣给你们在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可应用来前进的信息了吗?

这就是去理解你、去理解你的身体——这是2个不同的表达,为何会对你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

在你们许许多多国家,在你们叫做宗教的事物中,有着或这或那的种种骚动。

它再一次出现,在一千年以后。

你们仍在处理你们最基本的问题。依我们的视角来看,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从活在人类肉体中的视角来看,这就成为一个困难,因为——让我们正视它好了,那就是你们直接重陷到你们的信念系统当中去。

你们不同国家的信念系统,已构建出那个国家的不同参数。那就是你们国家与国家之间是如此不同的缘故。它们有自己作为一个国家来扮演的戏剧。

你们都是这样。你们国家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体剧本,并在个体剧本中,拥有不同的分剧本在全球尺度上扮演。

你们已经如此全球化,致使每个人都知道别人的剧本。那造成了大量的动荡,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或以为自己知道,别人在干些什么。

而他们忘记的一点就是,这些不同的国家都有各自设定的一套规则来运行国家。它们有自己的参数(流火:指的是不同的信念系统与标准)。因此,让一个国家来理解另一个国家就很难,因为居住在不同国家的人们,有诸多信念的分歧。

在这个你们叫做美国的地方,甚至有更大的分歧,这只是因为,你们有如此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群体,融汇生活在你们美国。

当这个新大陆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移民过来时,就需要构建出某种新的指导,构建出某种新的律法。而在世界的其余地方,都已经构建(固定)得相当成熟。

(对于美国,)有许多不同的可能性与概率,既在死亡地带,也在生命地带被构思出来。达成一致的是,去开启全新的东西以作为一个大型的物质层试验,是一个理想方式。这个试验就是,成为全球村的典范。

你们可能有种种不同的大国,但它们基本是由同类人组成。

换句话说,你们有个大国比如说印度。印度基本上由生于印度、长于印度的人组成,一直如此。

是的,也有其他人生活在那里,但并没有达到美国这种大批不同种族的人生活在一起的程度。

我并不相信,在你们全球社会里,还有什么国家会至少没有一小拨人生活在你们美国。

生活在美国的人们,已在某种程度上学会能够去适应、去融合。这就是它所要做的。

有很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民主的试验。事实上并不是。事实上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试验。有许多形色各异的人们,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

它原本的意图,是在一个共和式政府管理的框架下做到这一点,在那里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但只替自己,没有更多。

但那些想搞权势的人们偷梁换柱,甚至没有告诉人们他们在做这个。随后一个民主式的政府就出现了,靠几小拨人就可以控制国家的运转。

这就是你们国家在组织架构上有麻烦、在彼此合作上有麻烦的主因之一,是因为那个叫做美国的试验,并不能按照最初的意图来运作。

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当国家之父们营建出你们所叫的美利坚共和国时,本来是设定为一个共和国的。

然而,这被逐渐改变。这里一点小变动,那里一点小变动,情况就是,按你们所计的短短一段时间之后,它就变成了你们现在叫做一个民主式的国家。

民主的意思,就是你委任别人替你发言,而不是靠你自己发言。这并不是最初的意图。

现在,这已成为一个从我们视角来看,跟那些你们叫做阿拉伯世界或者亚洲世界的国家,并没有太多区别的政府结构。

那些掌握权势的人们运作着国家,并告诉你要去做什么和怎么做。你说,那说错了。可是,如果你真正直面你们美国的话,它并没有那么大的不同。

美国人,即便并不希望所在社区发生什么事,但政府结构仍会取而代之,让你会失去个体决定的所有权力。

现在,我们就让John为我们对公元1000年做了一些调查。公元1000年采纳了非常激进的概念并以此运作。

就许多不同国家而言,这些概念及可能性与概率暂时地结束了。但主要的问题从未在这些可能性与概率自启动后的完整尺度内,得到解决。

我们将用John研究时所发现的信息,来更多解释那个主题。

在上个千禧年和本次千禧年之间,具有很强的关联性,因为上个千禧年标志了十字军东征的到来。

这些战争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这个叫做伊斯兰的新宗教开始崛起,并威胁了基督帝国对那时整个世界的统治。

伊斯兰自身,是一个相对新生的宗教,刚开始在土耳其及阿拉伯世界得到广泛传播和接受。

而罗马教皇希望保有自己的控制。于是他做了一个演讲,描述了这些伊斯兰人让你们“基督弟兄们”饱受痛苦的残暴恶行。

这是一个纯粹虚构谎言的演讲。这造成了随后数百年,十字军不断东征来杀戮那些『罪人』的结局。

你看,到了2001年,情况就被逆转。就是那个穆斯林宗教,发生了伊斯兰人和极度激进分子跟你们美国叫做基督徒之间的冲突。

就这些激进分子而言,他们在与所有基督徒对抗,不仅包括美国,还包括所有其它隶属基督教的国家。

所以你看,这个问题从未得到过解决。现在你们兜了一圈反过来做,看看问题能否得到解决。

你们将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将完全取决于你们对可能性与概率的全球性综合诠释(选择)。

现在我们回到你们最基础的信念系统。当你离开死亡地带,回归生命地带时,你回归到对你而言在很多方面都舒适自在的家庭关系当中。

其中一个就是你出生家庭所在的宗教教派。

今天所看到的一件事就是,有些人出生到一个尊重其它教派的宗教里。

也有些人,出生到一个就他/她看来,是唯一正确而其它一切都是错误的宗教里。

这个千禧年会解决这些问题吗?通过教导人们来尊重每个人各自的信仰?不管是宗教还是别的完全与你相反的性质?

也许在本千禧年,北爱尔兰持续不断的挣扎将会得到一次性永久解决,从而带来那个国家内部的和平。

这些就是你们在这个新千禧年去采纳新的可能性与概率时,非常重要的元素。这一探索领域的可能性与概率,也被其它国家同样考虑。造梦者你们,都一起协作。

不同的国家,都正在看到改变的需要,以在全球尺度上和谐工作。有很多人为此工作,并已为此工作多年,来建设一个全球性的社区。

但这一直都没有取得成功,只是因为,决定权并没有在人民的手中。

你可以看到,全球经济之所以一片混乱,是因为特定的利益集团是如何影响了你们的民主及所意愿的民主的,这种影响已到颠倒黑白的地步。

你们听到了大公司的头头脑脑们携带所挣利润出逃的金钱丑闻。这已在美国发生了不止一次,并且也在全球许多国家发生。

你们的教堂,也一直有关于孩子与妇女性骚扰的这类事浮出水面。这是发生在你们全球的又一事件。

你们也有不计其数的年轻人,在全球范围内自杀。有些国家多一些,有些国家少一些。这是再一个事件。为什么这些孩子要去自杀呢?

你们还有其它事情要面对,那就是不同国家的医疗健康体系。

有些国家的医疗健康系统非常安全,由政府给不同人提供了不同计划。他们那样做了很多年。

也有些国家的情况则非常不稳定。而还有一些国家则几乎没有医疗系统。

你们也面对巨大的艾滋病传染困境。比起其它国家,有些国家问题更大。这些国家感染艾滋病的人口占比是极高的。

你必须记住,有些这样的国家从未得到过任何资讯。他们的人民日复一日,和外界没有联系。外面的世界对他们而言是非常陌生的。

全球化的优势就在于,帮助这些国家,提升他们的人民。

所有这些情况都正在出现。你们将时不时看到有不同的事物浮现。然后,你们将处理这些情况,解决这些问题。

可是所谓的全球社会却决定,由他们来处理这些问题。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我们已用清单列出了一部分由小群人控制了大众的这些利益集团。

依我们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你们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改变大把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所做的,从我们的视角来检视这些你们感到有必要来解决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感到在这个特别时期,向你们解释你作为个体是如何在你们全球社会的世界中运作的情况,是如此重要的缘故。

当每个人都意识到他/她自己的完整性(integrity)跟自我价值之时,那将会让改变变得更为容易一些。那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如果要在浴缸里让一艘战舰掉头,那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战舰是如此庞大。但如果浴缸里是一只小小的玩具船,一切就容易多了。效果仍是同样的——船和水。

玩具小船,对一个孩子来说,要好玩多了;但如果在浴缸里横躺着一艘大船的话,孩子们甚至无法让它掉头。

我的意思是,你们的小船就是你自己。你有能力来自我操纵、来接受变化、来把自己看成想要成为的人。这就是你正在做的。

你在持续不断成为的状态当中。随后,你就能认识到你是多么重要,就象那艘小船那样。这对在浴缸里玩耍的小孩子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你在你们物种的进化中是重要的。你是如此重要,而却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在本千禧年开始之际,为什么你们大众为此激发了如此大的热情?遍布全球的热望到底是什么?你们人类认为要发生些什么呢?

每个人都期待着公元2000年会发生戏剧化的剧烈事件。但并没什么大事发生,直到2001年9月11日为止。

那种忧虑是一种渗透,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是从上个千禧年未完工的事物中延续下来的。

而那些兴奋期待在2001年及之后发生新鲜事物的人们,正在使用能量并对即将出现的事物满怀激动。新鲜事物正要出现。

你们开始了伟大的事情,就你们的医药而言,开始和你们叫做基因技术的事物工作。这是你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突破之一。

所以,移植或培植基因,让物质身体对于不同种类你们说的疾病产生改变,那能实现些什么,人们对此兴奋不已。

被称为宇航员的人们也很兴奋,因为他们看到了全新的事物。

他们所看到的天空将永不会象现在看到的那样了,他们对此兴奋不已。

考古学家非常兴奋,因为他们获得了新发现。他们在地下、在水下找到了新东西,他们对此兴奋不已。

在很多领域有层出不穷的兴奋。所以人们不断说,看看发生了什么!看看发生了什么!

你有否注意过新科学的所有进展?你是否注意过医疗领域的所有进展,当他们开始手术,发现DNA、RNA诸如此类的东西之时?

这是非常、非常近期以来的事情。你可以说,如果你们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待地球的话,就好像爆炸式的进步。一夜之间,每件事就在你能想到的每个方向,都取得了进展。

你们的音乐也大幅进步,尤其是经典音乐,它在过去一直是如此静寂。

你们的教育系统,也一分为二地崩塌。有的老师开拓性发展而硕果累累,有的老师则跟随旧模式而失效失灵。

我们所知的事情,没有哪一样是你们没有探索、好奇并扩展的。你们在你所想到的每个领域探索。

每一件事。从发现你们身体基因运行的模式,到天空的模式,到地球的模式,到你们水的模式。

你们整个星球,在这个自身进化和你们进化的特别时期,在这个星球上所有物种进化的阶段,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你们选择了和你的观点相吻合的电视新闻、互联网信息。你认为,因为它出现在电视或网络上,所以它必须是事实。

这在你们全球都如此。你们已经丧失了用清澈眼睛看待事物的能力。

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新千禧年。你打算怎么来看待它呢?你是要参与到二手戏剧里,还是参与到不仅对你有益,也对周围人有益的你自己的个体戏剧当中来呢?

当你开始和新千禧年的能量工作时,你就开始为了整个世界各个国家的统一而工作。那会发生些什么呢?

 

 

 

(更新日期: 2014-01-24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