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FEAR
恐惧

流火译 2012-08-29

你是如此执着于『我就是身体』的信念,致使你不断携带这些留下烙印的基因,一世又一世。

多少世纪过去,或许甚至亿万年过去,死者都是被焚烧而掩埋起来的。因为你并没有在死亡时留下身体,所以你不断害怕着死亡,害怕在那时被活活烧死或者活埋。

什么时候你才会在死亡时离开身体,从而停止这个重演呢?从旋转木马上跳下来,开始生活出一个全新的表达吧。

在你的基因里,拥有与恐惧相关的一大堆事物。你看,再一次的,你知道和理解你们星球及肉体的整个过程越多,那么你的恐惧就会越少。知晓战胜了恐惧。

我们来举例说明一下,恐惧是如何在基因里发展的吧。当你不再安心于在生命结束时就离开身体,从而开启另一个体验的时候,你就发明了死亡。

但由于你是如此依附于身体,你们有如此多人依旧相信自己就是身体,所以到死亡时,你不会去离开身体。

这样就由于你所经历的无数次(身体不离开就)死亡的经历,你现在就害怕被活烧或者活埋。而正是这种持续不断的恐惧经历,将恐惧嵌入到你的基因中,成为基因构成的一个部分。

恐惧,就是你们星球上至今最大的行当。

就拿宗教来说。全世界所有的宗教,都是基于恐惧而建的。你会说,不,耶稣、佛陀、阿拉或者别的什么,爱着我。你相信那一点,是因为你害怕没有被爱。

你害怕自己的无价值。即便别人没有哪个发现你值得被爱,但仍有这个神在爱着我。你甚至都不能让自己爱自己。你知道你自己所有的好与坏,你甚至都不觉得自己值得爱自己。

即使是你们的涅磐、极乐世界和天堂,都被想象为死后的生活,那时你就和你的神在一起,而不用干任何事情。

这再一次是基于恐惧而建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要做什么事情的话,你会再一次跌落到罪恶中并被驱逐出来。你很清楚你们对于这种叫做缺点的事物的强烈信念。

即使是那些渴望进入要么宇宙、要么一个全新星球,要么任何其它地方的人,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随后他们就不用再做任何事情了,宇宙将会照顾他们。他们害怕让自己成为本来就是的造物者。

如果你都无法学会如何在这里创造出你所要的东西的话,那么你又如何可能在没有身体可用来创造时,在别的地方创造出什么东西来呢?请记住,也正是身体的魔力,才甚至允许物质实相的想法,看起来对你而言真实可信。

所有的政府都是基于恐惧而建的。你害怕自己无法管理自己。你感到需要陆海空军等等,来保护你免受外来的侵略。你需要种种安全系统,来保护起自己免受真实或者假想的恐惧危害。

人们都说想要自由。但其实不是。他们想要的,是安全。他们想要别人告诉自己说,一切都会没有问题。

你允许种种限制,以安全及安保的名义,放置到自己的身上。

法律也是基于恐惧而建的。你害怕有人会伤害你、利用你的弱点。一旦真有人这么做的话,你就想要复仇。你将其称之为公平。

你们的医疗行业,也是基于恐惧而建的。身体正在跟你作对,你需要别人来帮助你控制这一切。

你担心食物会带来什么,如果你吃错了什么或者吃太多什么的话。

你在车里装上安全带,买上头盔、护膝和护肘,害怕自己会被撞伤或擦伤。

有很多人采纳一个守护天使的主意,来消弭自己的恐惧。如果这对你有效的话,你也可以创造出一个自己的守护天使。方式之一,就是取你自己的一部分能量设置在周围。比如,创造出一个能量球。

这是数年前,在你们灵性圈里非常流行的一个做法。然后将能量球在你面前扩展出去,以便你可以感受到不同。

然后给那份能量设置任务,就是让它成为你的守护天使并在你的身边工作。这一能量管道,就会保留在那里给予你安慰。这样,你就不用再依赖于别人,因为你自己就是安全的。因为这都是你自己。

不过,有人会通过跳伞运动、急流冒险或爬山来表示对恐惧的蔑视。这些人意识到了恐惧在他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并感到要对它迎面直视。于是他们就通过挑战恐惧,利用恐惧来进步。

也有一些政府的首脑,搞出了自己对公众的恐惧。就象人民在挨饿的某些政府,其成员就不允许自己吃那些让人感到不安全的食物那样。

你们曾有一名领导人,对这个叫做恐惧的事物及其对人民的影响有着清晰的认识。他试图将恐惧定义到正确位置而宣称:除了恐惧本身,没有什么好去恐惧。(流火:这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说的。)

但这个伟大的尝试,却被其他领导人阻断。后者相信一切都应被害怕,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有如此多的邪恶。

当你去倾听那些永远害怕的人的声音时,你很快就会相信,世界即将完蛋。人类将要摧毁人类。宇宙将会死亡,等等、等等。

现在,你的恐惧真的占据了支配地位,而你开始紧抓每一根稻草来拯救自己。你忘记了你唯一的保护,就是来自于你本身,而不是别人。

在去观看飞行员试驾刚发明的新式飞机,或者高风险职业的人们时,他们总是在这些职业中具有某种恐惧。

恐惧自己在做的事情,比如测试一架新飞机、攀登一座山或不管什么别的,但那种恐惧,被善用来帮助自己保持在一种高度警戒的状态当中。

这并不是一种因恐惧而退缩的状态。它允许身体保持在活力有效当中。那就是他们在做事时,如何能做得如此精确的原因所在。

这就被称之为『创造性的紧张』。

身体被允许来执行其本能,而没有『如果-假如』这种思考的干扰。一旦行动开始,恐惧就消失。注意力从一开始,就流向它所需要关注的地方。

恐惧在这里所扮演的,是启动的催化剂。一旦过程开始,它就变成兴奋,那就是这类职业中起作用的东西。

那也对你的日常生活有用。比如有一个情况就是,早上起床后你要去上班,那天有大量工作等着你去做,而你带着期待想着,哦,我要怎样才把那件事搞定呢?如果没搞定的话,老板一定会非常恼怒。

于是你就将自己逼进那种怀疑是否能完成那项工作的模式当中,你所有的情绪都被激发上来。一旦你坐到办公桌前开始工作的那一刻,那种情绪的紧张就消失了。

你将注意力凝聚起来,聚集到所需要的地方。

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也这么做的话,那将是一个伟大的生活方式。因为如果你将注意力集中到现在时刻,你的观察将会如此清晰,你的信念系统将被立即踢掉,而你就开始做出决定——123,就这么定了。

随后,你将继续进入到下一条线索中进行游戏。

那么改变呢?

改变是恐惧的另一个基石。所有的人类冲突都与改变有关。有些人害怕改变发生,有些人害怕改变不会发生。战争被用来对抗改变,或者加速改变。

在个人的层面上,这转译成种种不同形式的优柔寡断。恐惧进入了这个模式。恐惧任何决定或者不决定的后果。当决定被拖延下去的时候,这种压力不断增长并强化。结果就是,你在身体系统的所有方面积聚了毒素,直到它超过负荷为止。

在任何决定中,都有50%的概率成功。如果有相反选择同时做出的话,这一点就应该变得非常明显。

如果你在留意的话,你就可以去纠正或者调整它(流火:指错误的选择)。这里我们回到观察者的视角。只有轻微的可能,会产生一个不希望的方向。做个决定去改变它。

不要逗留徘徊在那个特定的实相中。只要记住,任何行动或决定,都要比没有的强。

如果你在期待着让危险把自己拯救出今天的话,那么再一次的,你就正在与让身体糊涂的二手体验打交道。

 

 

流火注: 这几天看到一个体验长贴,很生动地阐述了在引发纠结+恐惧情绪时,如何将恐惧有效转化成【创造性紧张】的亲身历程。与本文主旨相映成趣,特补充在这里,与读者分享。 2013-06-12

圣多纳释放法体验长贴

作者:ligukin 2013-05-10

原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318858966

这两天我的工作节奏骤然加紧,缘于直属领导布置了一些紧急任务,在完成这些任务的过程中,我多次使用圣多纳释放法,在紧张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对这个方法的体悟也在不觉中增长了,现在把这些体悟贴出来,和各位道友们分享,希望能够对各位有所助益。

我从事的是海洋工程的计划管理工作,平日主要负责对工程项目施工计划的制订、对工程进展的跟踪和各类评估,为项目经理提供各类工程实施方案建议,以及对可能影响工程进展的阻碍因素进行先期的预见并制定解决方案。

简而言之,我们的作用类似于军队中的参谋,为项目的实际领导提供各种辅助其决策的数据依据和各类信息。有时也要针对一个问题奉上几个解决方案,然后详述各版方案的利弊,以供领导拍板决断。

干这一行,不可避免的要和大量繁复的数据打交道,工作量很大,再加上个别时候,领导急着要决策依据或是与业主、分包商抑或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开会,报表要的很紧急,往往这类时候,我们就得通宵加班以便在要求时间内完成任务。

对于通宵加班的糟糕感受,一直是让我深恶痛绝的事情,尽管我从事这个行业已有数年,应该算得上是个资深的计划工程师,但是对于通宵加班,我至今仍心有余悸。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比你是一个孤身在深夜赶路的人,疲倦和劳累攫住你的身体,荒郊辟岭中的你却无法停下脚步求一枕安眠,路灯和微茫的星光非但不能让你心怀希望,反而让你的心绪更加萧索。对不能按期完成工作的担心和长期直视电脑而产生的眼睛酸涩合力折磨着你,久坐的腰椎、颈椎在毫不留情的发酵痛感,急切渴望睡眠的心情非但没有助你在手头上加快,反而却让你更加焦躁。

尤其是在家加班时,床榻就在身旁发散诱惑,你却不能把工作甩手一丢就倒头睡去,那真是堪称煎熬的感受。

除了这些,最要命的是我的小我在对待工作时的完美主义倾向。它喋喋不休的要求我把每一份文件的格式做到最美观;每行的行距一定要相等;为了显得精致专业,表格一定要用柔和的浅色调;为了防止错误,每个数据都要在填上后再核查两遍;为了防止歧义,备注中标注的文字一定要写的非常详细,甚至宁可详细到略显繁琐也绝不能引起误会。

尽管小我也明白领导其实并不会太在意这些细节,他们大多只会在意一些大方向上的东西,但它却仍然不会因此而放过我。

所以每次熬夜加班,就变成了我体内各种情绪、各种感受的各种纠结和撕扯。而最讽刺的就是,这种自己内在各股势力的撕扯所造成的痛苦,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庞大工作量本身带给我的劳累。

我的心中又开始回放以往对通宵工作的恐怖记忆,那种困倦、疲乏的感受、欲休而不能止的心理纠结,又开始占据了我的整个情绪中心。我想这是该使用圣多纳释放法的时候了,于是,我没有急着开展工作,而是一边释放,一边让自己平静下来。到了3点左右,我感受好了一些,能够静下心来考虑如何在剩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把原本计划用几天来完成的工作吃掉。

我很快做出决策:必须利用现在到下班剩余的2小时,优先把需要各施工单位需要完成的工作先行部署下去,并将相关的细节要求做成模板文件发给各个负责人,同时当面向他们强调这些要求,避免在汇总时引起格式混乱。优先做这些事情,是为了避免下班后找不到其他责任人,也担心仅凭电话和邮件无法向他们把相关要求表述清楚。至于那些不需要和别人配合完成的工作,我尽可以利用下班后的时间自己加班完成。这个优先序搞清楚了,自己就把握了主动权。当你能够从把对一件事物的忧虑和恐惧暂且放下时,你就可以腾出足够的脑力来冷静的思考对策。以前,在没有学习释放法时,我在面对一些紧急性事务时,往往被恐惧和急躁笼罩的严严实实,很多决策都是在慌乱中凭着本能做出的,实行结果当然差强人意。能够在看似紧急的情况中第一时间冷静下来,并分析清楚处理事情的主次顺序,这个进步是圣多纳释放法带给我的。

于是,我利用剩余的2小时,迅速完成了我策划好的这些行动。然后开始审视需要自己独力完成的那部分工作,不由眉头紧锁。工作量真的是太大了!我之所以没有把这些工作分给我的其他几个助手完成,是因为这些都是关键的模块,而通过助手们前段时间的工作表现来看,虽然他们都很认真,但是对一些具体的工作执行要求,实在是太缺乏经验。这些关键模块实在不放心交给他们做。担心他们做完后,我还得花费很大的力气去修改,而那个时候,只怕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修改了。

我手头上还有40多个模块,当时是晚上6点,我算了一下,如果每个模块用15分钟完成,那么就需要耗费10个小时,意味着我得不眠不休干到第二天凌晨四点。这个估算,让我原本平伏下去的恐惧和焦虑重新开始升腾。那些彻夜不眠的恐怖经历又从小我的脑海中冒出来折磨我,接着就是各种纠结。床榻在旁而身不能寐的感受太让人痛苦了。

各位注意!我的工作甚至还没有开始,对未来的不乐观推测却先让我腿软,这种臆测的恐惧让我在身体上感觉疲惫之前,心理上就先疲惫了。我身在安全的当下,心却因小我的逻辑判断和过往重放的记忆而受苦。这种小我自己在脑海中炮制的痛苦超过了工作本身制造的痛苦。不知大家是否也在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经历。这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痛苦,不因前方遥远的路程,却只因鞋里的一粒沙。”

我硬着头皮开始工作,我当然想到了圣多纳释放法,但是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一边工作一边释放,然而效果很不好。我的脑子聚焦于工作时,很难分心去感受这纠结的情绪。勉勉强强干到了6点半左右,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工作实在是感受太糟糕了,才干了半个小时,身体就开始感到疲惫,却仅仅完成了1个半模块。我开始意识到,如果不专门对这些情绪进行一下处理,只怕后半夜,我都得在这种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下度过。

于是我从7点开始停下手头的工作,开始专注的释放自己的感受,我把过往关于通宵加班的不好记忆统统勾出来,一遍遍的在脑海中重放,感受当时的情形,感受自己的怨怼、绝望、厌倦。一遍遍问自己:可以放下吗?愿意放下吗?什么时候?

我对自己说:“好吧,今天晚上我没指望了,就得一直干到天亮了,得困到眼皮打颤,脑子抽筋。汇总的东西还很有可能乱七八糟、漏洞百出,然后第二天在和业主的会议上出尽洋相,回来又得被领导好一顿责备……..那么,即便如此,我也能放下这些担心吗?我也能坦然甚至怡然的面对这些情况吗?”我脑子里想象着自己困恹恹的被领导训斥的场景。一个声音突然在心头升起:“即便这样又怎样呢?事情结束后,我还会继续如常生活、工作、继续对需要尽心尽力去做的事情投入百分百的努力。挨完批后,我会回家补个好觉,起床后,总结一些这次加班的经验教训,然后生活继续!除此之外,还能怎样呢?”

随着这些话语一起伴生的是一种释然感。我的心口轻松下来,我坐回电脑前,看了看表,8点钟整。我这次释放整整用了1个半小时。要是以往,面对这种紧急的工作,我绝不可能放下手头的活,拿出一个半小时用来调整心态,虽然“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大道理谁都懂,但是事到临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这种从容心态的。焦躁的感受会把一切冷静都吞噬掉。

释放过后,再次投入工作的我,再没有之前的慌张和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心底缓缓涌出的笃定感。

我不再挣扎着催自己“快点,快点,争取早完活,能多睡会儿”。我把“今晚通宵不眠”当成一个已经无法再改变的既成事实,不再对“可以尽早入睡”抱有任何期待。有意思的是,当我放下这种期待时,心理的那种焦躁甚至是身体上原来的疲惫,统统都消失不见了,手指敲打键盘变得更加轻快了,脑子完全安静了,我审视着手头上的几份报表,输入相应的信息,一个模块又一个模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外界仿佛消失了,除了我和我眼前的工作,再没有任何事物存在。原来的各种忧虑、纠结、担心全都止息了,我为什么在做这个工作?我做这个工作是为了备战什么?这项工作会做到什么时候?它的重要意义是什么?这些背景统统都不见了。我仿佛可以一直平静的做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
工作变得更加纯粹了,当它不再附带着我的恐惧和其他其他情感时,它就是一件纯粹而本真的事情。是我们小我的经验情感让一些原本单纯的事物披上了可怖的斗篷。圣多纳法正是为了还原事物本真而生的方法。

我沉浸在工作中,恍然惊醒时,已经11点多了,我完成20多个模块。按以往的经验,困倦应该来袭了,但是却没有,当我释放掉各种杂乱感受后,身体上的反应也被一起带走了。我带上相关的资料,开车回家,准备回家接着再干。

到了家后,我没有马上工作,而是哄了哄不悦的老婆,毕竟加班让我冷落了她。老婆睡下后。我打开电脑接着工作。回家后工作上的中断,让我产生了些许困倦,毕竟“夜深时就会困倦”这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全盘颠覆的。莱斯特在自传中透露,他在开悟后,已经不再认为他自己等同于他的肉身,于是他的睡眠变得很少,甚至完全不需要睡眠。可我毕竟没有到达他的地步啊!于是我又释放了一下困倦的感受。效果很好,困倦消失了,我继续快速的工作,又干掉了十几个模块。在起身时,已是凌晨2点了。 最重要的模块已经被我完成。还剩下不到十个次要的。当我停下工作时,疲累又开始隐隐浮现,但是让我很意外的是,我看了那么长时间电脑,以往的那种眼睛酸痛和颈椎疼痛的感觉居然一点也没有。

我准备再把新产生的隐隐疲倦再做一个释放,然后一鼓作气干掉最后的几个模块,脑海中却再次浮现出声音,“明天的会议,应该根本谈论不到剩余的这些模块,所以,你可以去睡觉了。”

我一下子就辨别出,这声音一定是来自神性灵感,因为完美主义小我才不会对我那么仁慈,它总是追求全然的保险,渴求万无一失,才不会容忍我有剩余未完成的工作。它会担心在第二天的会议上提到这些模块时我无力应对。我父母都是从事技术工作的工程师,他们严谨的职业习惯也通过对我的家庭教育影响了我的小我。这正是小我完美主义倾向的来源,同时,我的小我还非常在意别人的评判,它的这些倾向让我经常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担心别人的负面评判,也正因为此,我在和别人交往中,往往因过于矜持而显得有些冷漠,和很多同事都只是没有几句话的泛泛之交。小我的倾向已经影响到了我的人际关系。

而它对领导的评判在意,正是让我对于工作细节要求过于严谨的根源,这种倾向经常会让我在工作中疲惫不堪,甚至感觉不到丝毫乐趣。在开始使用圣多纳法后,我对自己的念头和倾向变得更敏感,经常剖析自己产生的各种想法是源自小我的何种取向,而这取向又是如何产生的。跳出原来的角度站在高处重新审视自我,你会重新认识自己以往的很多决定。

于是,我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没能完成所有模块的略带残缺感的现实,沉沉的睡去。第二天一早,隔了一夜的时间,小我的各种担忧又冒出来捣乱,但是此刻,我已经把它们看的很清楚了。我在上班的路上继续不慌不忙的释放掉这些担忧和对会议的恐惧感。

最终会议开得很成功,我没有准备的那几个模块压根没被提到。领导对我精心准备的文件表示很满意,会议进程也极为顺利。

感谢在这个事件中我得到的各种体悟,它们让我受益匪浅。薛福德在《你值得》中说过,“当你决议要踏上第二阶段的征程后,大我即‘延展的自我’会带你到你原本最为恐惧的事件中去,让你得以有机会从这些事件中收回你自己赋予它们的在乎和能量。”这一次就是类似的经历吧。我从这个事件中得到了足够的启发,将不会再对类似的情境感到恐慌。并且通过这件事,我对圣多纳法的理解和默契感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希望我的分享能够让有类似困扰和经历的各位道友得到些许启发。

 

(更新日期: 2014-01-24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