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MASS CONSCIOUSNESS
群体意识

流火译 2012-9-4

我们经常谈及群体意识。我们将试着解释一下这一属性是如何运作、如何影响人类以及如何进化的。

我们曾说过,这个宇宙的每个最细小粒子里都包含有意识。

你在身体中,与身体的意识及其所有组成部分,包括感应、小我、情绪与信念,一起合作。

但你并不是意识。这只不过是你用于探索物质层的又一个工具。

你认为自己是有意识的。如我们所说,你并不是有意识的。你是有觉知的,正如Datre中的我们一样富有觉知。

觉知是宇宙家族中的宇宙规则。正是觉知,保持了我们是谁以及我们是什么的身份。我们身为我们而觉知到我们。

当你们小小的棍子人在剧本中继续发展时,就开始在人类周遭发展出一种辉光,成为你们思考、讲话时所累积的事物。

这一辉光就是我们叫做群体意识的东西。这一环境维系了你们所谓的历史,它包含了自一开始就发生在这个星球的、每一事物的能量模式。

意识有一种效应,能产生一个同质意识的集合体,那就是我们一直称为群体意识的东西,它环绕在你们星球周围,就好像围绕你们身体的一圈辉光。

这一意识的辉光包含了你们所有的思考、讲话以及动态行为,并将其整理成你们人类的一个完整模式。意识有其自身的智慧。

群体意识吸收了你们既包括个体,也包括集体的所有行为、情绪与想法的散发物。这产生了辉光,弥漫在你们整个星球环境的周围。

当我们提及群体意识时,我们所说的,就是通过你们在物质层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这一意识的聚合体。

它是通过各种戏剧所表达的人类体验的集合结果。这是人类自开端以来的所有历史。这就是叫做阿卡西记录的源头所在。

当一个敏感的人阅读这些——你们称之为阿卡西记录的东西时,他们就接入到这一群体意识的辉光中,去阅读你们人类的历史模式。

任何时候,当你对你们的历史进行任何类型的探索时,你只是在搜罗整理你们所谓『过去』的、你们人类集体活动的辉光。

意识具有将事物结合到一起的倾向。

(群体)意识集合起人类这些所有散发物,并将其整理成一个你们叫做历史的模式,并以潜在的方向将其归类。

群体意识从这些发散物里所构成的模式,呈现出你们人类正要前往的一个全息画面,直到当前此刻为止。

那是物质层梦想的所有表达,从最小的原子,一直到所有身体形式。

造梦者你会参考群体意识做出的整理,并利用其作为新方向的重点。

举例来说,比如你希望在物质身体中体验运动员。造梦者你可以很容易找到整理好的有关体育的数据,并反之带来对某个体育领域更为具体详细的可能性与概率,将其汲取出来。

造梦者你,由于觉察到人类历史全息图在你们星球环境下的停滞不前,于是就能进入到意识的泡泡当中,去带来全新的可能性与概率,从而让你们人类在个体与集体的戏剧中扮演出来。

这就是你们人类的整体计划。每个国家,都从群体意识中,挑选出那些能最佳达成在整个剧本中自身扮演的分目标的元素。这就给你们人类进化的整体计划,带来了一个智慧的方向。

有一个整体计划为你们人类进化而存在。你作为个体,可用你所选择的任意方式参与进来。选择权一直是你的。

如果每个人都对计划做出贡献,那么群体意识以及你们人类都将会发生剧烈的改变。

在此刻所渴望的方向,就是让你们人类作为一个全球社会来运作。

扮演不同戏码的不同国家,需要以这个方向组织起来。这些国家的分剧本,就产生了整个全球的剧本。

人类一直在扮演模仿的游戏。进化开始停滞。那就是为什么要启动一个新千禧年的缘故。

依赖群体意识来获得引导的人们在无限重复,并强化了这个早已存在的(重复)模式。

恐惧是一个大的因素。恐惧的人越多,那么这种振动的能量就积攒得越大,于是就被你们人类中那部分依群体意识运作的人,去汲取、去利用。

群体意识,在你们星球的辉光中包含了所有这些事情。

我们所说的作为你们人类主体、依从群体意识来工作的那部分人类,是不断进入到死亡地带并相信自己扔掉了所有生命地带经历——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坏的、罪恶的或诸如此类——的人们累积起来的结果。

然后,不断在生命地带从同样家庭重新开始的模式,无限重复了由群体意识所呈现的、我们所称为的停滞。

举例来说,曾几何时,皇室希望保有自己的权势,于是他们就只在自己的家族内部联姻。

他们会与堂兄妹、表兄妹等等结婚。这个血统就变得越来越虚弱,有了越来越多罹患血友病的男人。这(基因)由女人携带传递,但只会影响男人。

有人表现出经典的孩子般的无辜,那就是他们为何会如此容易受到操控的缘故。他们是被动的,而不是主动的。他们经常呈现出横行霸道、欺凌弱小的表象。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隐藏起自己的脆弱。

这也让他们成为天生的追随者,因为他们感到缺乏必要的智慧来自行探索。这一特征,就被那些想要控制的人们所利用。

当这些人回到生命地带时,他们再次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扔掉了物质层的所有体验。

这一次他们要做不同的事情。但他们几乎空手而来。他们回到了同样的家庭环境、去做同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却毫不察觉。

每个人都扔掉各种面向。

那个机制,就是依群体意识来工作的、数量越来越多的人类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即使面向活得很短暂,但影响依然感受得到。

这就是你们的战争是怎么来的缘故。回溯到你们遥远的、没有历史记载的时期,有个人被男人/女人对待男人/女人的不人道所困扰,所以决定要对自以为错误的事情进行纠正。于是他就对那些很容易被领导的人打包票说,战争是纠正这个错误的唯一出路。

再把它在你们时间框架里更拉近一些的话,那个人,那个时代的罗马教皇,就带来了十字军东征的战争。十字军骑士的主体是目不识丁的人们,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战斗,要么为体育而战,要么为目标而战。

十字军并没有被偿付金钱,但他们被承诺在打仗的国家得到土地。这就为在没有战争的地方引进战争,建立了一个正当理由。

为什么要战争?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这后来就成为众所周知的殖民主义。

有关物质层的最大众、最有力量的想法,位于权力游戏的关系之中。我可以影响多少追随者(羊群),好让他们进入到我想让他们进入的方向中去呢?

我们会经历末日大决战吗?

另一个主要的恐惧,就是你们叫做末日审判的东西。描述末日审判的思想模式越多,那么相关的恐惧因素就被越为强化。

羊群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一个必须要有战争的信念。一个必须要有大灾祸的信念。一个必须要有饥荒的信念。现在你看,所有这些东西都被启动了。

关于这些战争是如何持续重复的情况,给你们一点启示。你们星球上的男人一直进行着统治,因为他们更容易组成团体。他们一直保持自由。

女人不得不呆在家中抚养孩子。这是强加给她们的角色。她们只有倚靠男人提供食物和庇护,才获得幸存。

女人其天性是更为独立的,因为她们不得不如此。

谁是最后一个被允许获教育自由的人呢?是女人!这已在所有国家持续不断重复了亿万年时间。在起初,为了幸存,以团体来工作是一个优势。在今天,还有同样的想法在部落、派系等等中存在。这不再有必要,除非是控制的目的。

你们也将气候改变到混乱无序的模式当中。你们问,我们对天气做过了什么吗?你们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群体意识,包含有你们(混乱)的情绪模式,并以此也影响了你们的天气。

你会问,那些造梦者你为何不改变这一处境呢?

造梦者你只吸收了你们的经历,然而,他们并不拥有信念系统。他们只会将一切看成不同的经历。他会收集起你经历的总体,而没有你信念的局限。

你们是唯一那个可以改变自己以及剧本的人。如果你并不留意你的剧本,也不留意你的剧本在人类进化中的重要性的话,又怎么会有任何事情得到改变呢?

除了你们的进化,没有其它目标存在。这就是一直以来、永恒不变的目标框架。

你想要成为帮助者和疗愈者。那就看看这巨大的机会吧。去扮演出你的戏码。

你们所有这些羊群类的事例以广泛尺度呈现出来,好让你看看你们所一直重复的东西。

如果没有驱动力来改变的话,群体意识只会维持原样。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框架,你们有许多任务及剧本来工作,以在这个新千禧年做出那些改变。

当你屈服于群体意识并成为羊群中的一员时,这就是那些权势者开始接手的时候,不管他们是否为人们所需要。

当每个人都觉得匮乏而只能跟从时,人类是很容易被领导的。

为什么要在身体上纹身、刺青、戴耳环呢?这是一个展示,说到,看,我归属于。我归属于一个群体。归属于一整套思维。

一个羊群的思维方式就是,一切为群体的利益而做,而不是个体。

世界的民主,除了民主,永不可能成为别的,因为羊群法则被利用。民主说,由大众来掌控。

这确保了个体只具有微乎其微,或甚至没有的影响力。这正好与共和的政体完全相反。你们所有的国家、群体和组织,都是依据羊群法则来运作的。

这甚至也适用于父系家族和母系家族。

另外的事例诸如,国家主义、我的国家、正确或错误、爱国主义、我的旗帜、政治派别、一切为了党派利益、各式联盟等。他们告诉你去战斗、去牺牲,以让你的孩子得到更美好的生活。

过去的工会,就是工人联合起来与管理层对话的地方。那时候你们拥有一个实际的共和政体在运作。

体育的不同团队剧本。分离成数百个不同群体的新时代灵性圈。林林总总有百千之多的宗教。星象学,则将不同事物、不同人区分成12种不同组合。

你在倾听的是什么?优美的音乐?优美的大自然?还是群体意识的声音?

群体意识中的主导模式,怎样才能改变呢?

你们谈论过末日审判和终结时代。终结日并非2000年。终结日并非末日审判。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抛开陈旧的思维模式,带来全新的想法。

抛开这些末日审判的信念。专注到你自己的游戏当中。改变你的焦点!

我们已经向你展示了,你们星球上的人类在这个新千禧年所工作的数个不同项目。

依我们对你们当前星球生存状态的觉察来看,技术看来将会是一个主导因素。

它引进了一个重要的元素,提供了一个只在近期才可得的互动方式。这个元素,就是网络或说互联网。

通过不同国家个体之间的互动,就有一种尊重得以产生。不同国家的孩子正在互交朋友。

当长大成人之时,他们是否会愿意跟自己的朋友交战呢?

 

 

(更新日期: 2012-12-30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