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GENES AND DNA
基因与DNA

流火译 2012-7-21

让我们非常简单地来解释一下,你们的基因是什么。你们的基因被包含在身体细胞的染色体里。基因物质,是你们DNA结构中的一部分。基因的变化,以RNA为信使而被传递。

我们曾谈及过基因模式,也曾说过,你们身体的基因一直要追溯到这个星球上起源的第一位祖先。基因要追溯到这个星球的不管多少次文明周期之前。这个试验模式是从零开始的。

你们身体里,包含在细胞里的DNA与RNA,是由身体自首次出现在本星球起就积累的所有基因组成。那是数不胜数,远超你的想象的。

那些充分扩展了觉知的人们,当他们希望再次体验生命地带时,就会挑选出会帮助他们表达出想在星球上、想在物质层中表达的基因。

当你决定重回生命地带时,你会寻找熟悉的家庭模式。你会找到一位候选的父母,采用他/她的基因池。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对基因进行修改。

你希望进入到过去曾经历过的基因池,因为这让你舒服自在。不过这次,你希望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

在这个基因池自第一个棍子人开始(流火:指造物者创造出的人类原始模型)就存在的所有基因里,总会有一位音乐家存在的。你会找到这个基因,并将其放到最优先的位置来体验。

现在发生的,就是你开始回溯,进入叫做你的基因池的地方。换句话说,你要回溯多久才可以到达那个时候呢?

总会有什么事物是我想要体验、是我没有意识到我能体验的。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要足够勇敢到去尝试。

只有在你们对时间的划分片段非常微小之时,你们才进入了非常细微的事物领域。你们正进入到纳秒(nano seconds,译注:1秒的十亿分之一,即10-10秒)来记录时间。

你们正进入到DNA和RNA的身体系统里。你们正在研究极其微小的事物。这很好,因为这是人类整体物种的进化。

John曾在一份报纸上读到一篇有关细胞和新视像的文章。我们在此引用。我们是在本书即将发给出版商时,才插入这一段的。

化学家用一种高级的激光阀,将时间切割成至今最小的片段。它们叫做阿托秒(attoseconds)——意思是1秒的十亿分之一的十亿分之一(译注:即10-20秒,是纳秒的纳秒)。

文章说,他们现在能够跟踪电子、质子和中子的运动。他们可以一个个数出电子。

生物学家可以进入到一个活细胞的原子核,来观察质子的互动——那是每个器官最基本的构建单元。

一个生物学家拍摄了视频电影,记录了质子携带着物质,通过细微的、油炸圈饼似的气孔或开口而出入一个细胞的原子核。

他们希望这对疾病最早期发展的研究有所帮助。他们希望由此跟踪药物在身体里运行的轨迹。至今为止,他们给病人同样的化学毒素,以期病人可以对这类治疗有所反应。

生物学家过去常认为,细胞的原子核是相对静止的。现在他们发现,原子核的组成成分,会根据环境的信号而做出稳定持续的运动与反应。

我们已经试图向你解释,你事实上是多么伟大。我们从本书一开始就以非常简洁的方式向你展示,有关你们身体及其运作方式的一些事情。

让他们去搞明白,身体叫做生理活动的东西吧。

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们,让你们自己弄明白为什么你会做你所做的、你是谁以及你要去往哪里。

面对已有的所有选项,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去限制物质层的身体体验呢?

为什么你要去玩那个限制呢?

你想从中学到些什么呢?

有一些手、腿都残疾的艺术家,由此就用牙齿咬一只画笔来绘出美丽的图画。为什么他们要这么限制自己呢?也许,他们想要做的一切就是绘画,他们渴望绘画。

那是一种『我所要的,唯有绘画』的内在感受,以及『如果我有任何别的责任的话,我就不能象我想要的那样去画画』的内在感受。停!请从硬币的另一面来看看它。

你经常听到,有个人在某方面是天才,比如5岁时就演奏钢琴或小提琴的音乐家。

这就是那个人在其母亲或者父亲的特定基因池里所选择做的事情。那可以追溯到千百年前。

有人会说,哦,我的家族中可没这样的人,我的祖父母不是,也没人知道我们家曾有任何音乐爱好的人。

请问你的记忆能回溯到你家族树的多远呢?没有多远的。

人们曾问,我们的DNA是否真的被操控过,致使我们丧失了大量能觉察到灵性事物的能力,并不得不倚恐惧和生存来运作呢?

没有操控。没有任何人操控了DNA,如果有,那也是你自己。这并不是一个罕见的问题。这种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出现。这些人如此害怕自己成为一名受害者。

没有人操控了你的身体。能量正来到星球上。是你怎样使用能量的问题。

我们已经说过多次,水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物质。水可以用来喝。水可以用来洗。水可以用来煮食。你也可以浸入水中沐浴。你可以拿水做各种各样不同的事情。

在海洋里,你可以放入船只。在发电厂,你可以用水发电。你们用水做了大量事情。

而水,并没有改变。水就是水。

能量就是能量。是你如何应用能量,才造成了结果的不同。

你们的全息图也同样如此。你的全息图就是你的全息图。你要用全息图做什么,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没有人操控了它。

全息图唯一能对其工作的时刻,就是身体中的你对其工作的时刻。

有很多变化正在发生,而你,就是那个正在导致变化的人。你不能说,哦,是别人干的。你就是那个进入到身体,来改变身体,让它变成你想要的样子的人。身体是不会随便乱搞的。

你的身体基因会做某些特定的事情,你的DNA以及你身体里的所有其它这类物质,都会以特定的方式来运作运行。

你就是那个改变其工作方式的人——以达到你所设定的规范。

你们身体的DNA并没有被任何人操纵篡改。当你和你的物质身体相连时所用的能量,可以改变身体的DNA、RNA及诸如此类。

这些物质,自你来到这个星球后,就经常被改变。它一直在变化中。没有人对它动手,除了那个居住在里面的存有,也就是你。

谁会去操控那堆垃圾呢,除了你以外?

你将要找出你想去凸显的是什么?你想去消隐的是什么?你想经历的又是什么?一切都是你自己。

究竟别人——来自另个宇宙、来自另个星球、甚至就是来自这个星球的人,能对你做些什么呢?我是说,你必须停下来,好好想想这些事情。

如果你如此肯定、如此确信,有人要来加害你、要来改变你的DNA的话,那么你就会一直身处这种恐惧之中直到死去,并成为日常一切东西、一切人事的完全受害者。

你会在你并不想终止的地方终止。这类信念,最终将驱使你发疯。

这种事确实发生!

你以为这事只发生在别人身上。而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次,这种事情发生在那些试图去弄明白一大堆你叫做“灵性事物”的人们身上。

他们驱使自己发疯,因为他们开始对【受害】有强烈的信奉。他们如此忧虑自己会做错事,或者别人会对自己做什么事,以至于他们进入到多疑惊惧(paranoid)的妄想症当中。

为什么每件事看上去都一直那样呢?

总有一些几乎还不会说话和走路的孩子出现,他们能解释高深的物理理论。孩子们是天生打开的(open)。而事情就是,自打你出生的那一天起,你就不断将自己关闭起来。

现在的主题,就是打开你自己,因为这是成长能够发生的唯一方式。每一天,(你都规定自己说)你不能做这个,你必须做那个,以及等等,等等。

你去上学时,他们所做的,就是用各种东西填塞你,你必须要知道这个,你必须要知道那个,你还必须知道别的东西——但是,创造力在哪儿呢?

你不会改变任何事情。这取决于你。你必须变得有创造力,不管是什么样的创造,这都无关紧要。但是去做些什么。

做一些能给你成就感的事情。那是你过去从未做过、从未想过的——去做做什么事情!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只是非常自然如此的,因为你选择了你所要的基因。当你查看你的父母时,你说,他们都很矮,但我要成高个儿。

回到身体基因里,挑选出高个儿的基因,把它放入身体。

这就是改变你前景的唯一方式。当你重回生命地带,你们有很多人携带着同类的基因包回来。因为这样,你层层堆积重复,然后又焦虑不安,因为没有任何事物改变。

你的寻找开始了,你开始寻找一个身体来进入。我的家人在哪里?有没有兄弟姐妹或者任何人准备要个小孩的?这样我就有机会再次进来?

可怜的农夫,还是可怜的农夫。

于是又来了,你回到了同样的家庭模式,拉扯在同样的信念系统里。所以再一次的,他们正在追随大众。

所有这些时候,造梦者你一直在试图吸引你的注意力,将林林总总的线索、暗示放到你的面前,希望总有一个能引起你的注意力,以让你迈向新的方向。

造梦者你,从不满足你的停滞不前,并发现很难找到新的不同游戏,好让你往前挪动哪怕一点儿,以超越你如此局限的物质层表达。

我曾有次被告知,我很有名气。那是真的吗?

通过你为你的物质层表达选择基因,你的身体自身就收集起来一个历史。

请记住,你没有家族宗系、没有遗传、没有历史。你从没有有名或没名,从没有好或坏。

这些都是身体的行为。你只是通过这些身体剧本来体验。你没有历史,你只有进化。

现在发生的,就是有很多基因被发现。也就是说,你正穿越面纱,发现许多事物。你们有许多人正在采纳这些陈旧的观点,以当作你今天的信念系统。

又一次地,你正在捡起过去,把它当作你的现在。你怎能靠昨天来前进呢?

你非常努力,试图找到你们物种的起源。如果你试图找出——不是你从哪里来,而是你要往哪里去的话,那可能会好得多得多。

现在有巨大数目的人,不是越过肩头向前看,而是试图从后背找到出路,以此找出你现时现刻正在哪儿。

那么前世回溯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身体体验。你从那个体验里学到什么?请从今天的视角,来看看你对那场戏剧的理解。

这就是你所在的地方。从这一刻起,才是重要的。不是你的祖先们,那不重要。你身体的过去血系宗谱,那不重要。现在的重点,是往前。

你将要改变你物质身体中的基因,从现在起。能量正在改变,你正要改变你的物质身体。

你看,身体有其自身的活力。它自动活着。你身体中的每个细胞,每个器官,都在工作,都在活着。

它们甚至有记忆模式,有基因记忆模式,否则你无法长大,你的身体会一直保持同样。

每一个人都应该象动物那样活着,它们就象活在生存的最中心。而你进入物质层,注意力分散得到处都是,捡着过去,害怕将来。

我怎样才能进化呢?

现在,你想要进化,哦,那好极了。

但不要碰我的身体。

可那,就是要碰的地方。你正站在将要以很多方式被真正触碰的起点上。

就拿荷尔蒙这个词来说。你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John帮我查了这个词,它来自于希腊语hormon,意思是启动。

那正是这些新能量将要做的事情。能量将改变你荷尔蒙中的活动。

来到这个星球的能量,正在改变,不仅改变你的外在,也正要改变你的内在。我们过去也曾告诉过你。

你将要经历头痛,就好像你过去从未经历过那样。它们将不会象任何一次你所记得的正常头痛。

它是如此剧烈,突然之间,又消失不见。你会有胃痛。你会有大量胃痛。(否则)他们为什么要卖这么多消化不良的药片呢?

你将要有大量的消化不良。这将是正在改变的领域之一。身体中的所有荷尔蒙——正在运作你系统的东西,正被改变。

进入你脑垂体、松果腺、甲状腺的荷尔蒙,分泌的方式正与过去不同。你们的性器官,男人正有麻烦,女人也正有麻烦。这是因为,你们的荷尔蒙正在改变。

为什么身体必须改变呢?

因为,DNA的变化正以各种方向发生。你看,你的身体里拥有你第一次来到这个星球来物质体验时,就拥有的DNA。那要回溯到很远、很远以前。

这些东西一直就在积攒,每次你在物质层决定出一个表达,就积攒起来,除非你将其改变。

当停滞不前时,你就厌倦了,但你没做任何事来改变处境。

当你进入到物质层,你从父母那里得到的DNA中,挑选出想放入物质层表达的DNA片段。

你看,你挑选出你想要——容我们说,表达的东西。其余的东西就隐退,要么你不用它们或诸如此类。但是,它们仍被传承下来。

于是,你的身体里就有显性基因、隐形基因。这就被称为基因模式。

好吧,那你要向下寻找多少层,才可以找到呢?这要看,看你的基因模式是怎样的。

你并不知道,一千年前,你基因模式里的基因发生了什么。一千年前,你身体基因的模式是什么,观察的是什么,工作的又是什么?

你并不知道。

这就是为什么可以举例在一个操场,有25个人(我只是随便举数字,我可不知道确切的数字),有人会说,看,那里的天空有UFO。

有多少人看到它了呢?身体基因里有认出UFO振动模式的人们,就会看到UFO。而其他人,就只会看到天空。这都是一样的。

外星人会在夜晚的某个时刻,走过这里。我们都出去站在操场上。看,他们来了,他们将恰好穿过这里。

有多少人能认出那个模式——那个振动模式,而又有多少人不能呢?

因为已经有人说过,外星人将会从这里穿越过去。如果你基因里的振动模式,匹配上了那个外星人振动模式的话,你就将会看到他们穿越。但你无法让没有看到的别人,来相信外星人来过。

再举例。你们的某本圣书曾提过“天空中轮子里的轮子”。你看,你有一个相关的身体基因模式。一个你找出一个物体的振动模式。

你看,当你进入身体时——如果你注意到自己在做的,你将挑选出想在物质层表达的特定元素。

如果你对绘画或者音乐不感兴趣,你就会把它们设置为隐形基因而放入身体。

换句话说,你拥有全部,但是你对那部分发展并不感兴趣。你更有兴趣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建筑师。

所以你会四处搜索,看看能否有基因可以汲取来放进去,不是隐形的,而是可以让你最优先使用的显性基因。

你选取能量、创造身体、并和你的身体一起工作。你的身体是一个能量的心理管道,可让你一起工作。你将一切结合起来。

然后,你想要死去。于是你将自己与身体分离,留下这些粒子,因为你不再需要它们。

你死去了,然后你无法找到任何事情,你不知道你在哪儿,所以你所做的首件事情,就是构建出一个中阴的身体,以便让你感到舒适自在。这都是一个心理管道,从物质层角度来看,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你开始探索你信念系统得越多,观察你所作所为得越多,从你所作所为中学习得越多,找到你真正所是的越多,那么改变就做得越多。没有人能替你做出改变。

在基因结构中,你拥有所有这些身体基因模式。(改变)取决于不同的个体,取决于对这些新的能量波,你的物质身体能够处理多少。

换句话说,进入你们星球的每个能量波,都有不同种类的——容我们说——电负荷(electrical charge)。说来,这并不是正规术语,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词语,好让你理解我们所谈论的事情。

身体正在你的指挥下做出改变。为什么不给它增加点乐趣,以享受身体里的其它改变呢?

如果你能闻到巧克力气息并寻味而去,发现有个巧克力商店的话,那就给自己买块巧克力尝尝吧。

开始你的探索!触摸事物、感受事物、感受质地、感受气味。当你坐下进食时,不要狼吞虎咽。品尝它的滋味,享受这个过程。不要一眼扫过,而是看和观察。保持警觉!

从婴儿似的蹒跚学步开始。然后,当你越来越接通到你物质层体验的不同事物时,身体将会认识到、大脑将会认识到,这将开始好玩儿了。

身体是身体,你是你。你从一开始就是你——自成千上万年以前——从你踏入物质层的第一步开始起,就是。

这都包含在你的身体基因当中。你的身体基因是数据收集器。

请记住,这整个星球实相都只是一个心理构建,它可任由你来作出改变。

 

(更新日期: 2014-01-24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