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EMOTIONAL DIS-EASE
情绪疾病

流火译 2012-8-28

你的信念系统,决定了你是表达、还是压制你的情绪。换句话说,你的信念系统,造成了你的情绪反应要么是行动——那是自然的,要么被动回应——那是压制的。

你所称为的情绪回应,就是被压制的行为的积累。

换句话说,你的情绪回应,从某种程度而言,是被你的信念系统所压制的情绪行为。

自然的情绪行为,是不会挥发掉的(volatile)。

不管你是在思考,还是接收到思想,你的整个身体都在做出反应。你以为事情只发生在你的头脑里。不,你的整个身体都在对那个输入做出反应。

你对不同环境中无生命物体所做出的反应,同样改变了你的身体结构,就如同跟你每日与人们的互动一样。

当你走进一个屋子时,有些情况下,因为对那个屋子内部环境的情绪反应,你想立即出去。

反之,你想要留在里面,因为你的身体对那个环境非常满意。你遇到了某个人,立即就反感。遇到另外一个人,立即就喜欢。

这些,都是基于你与类似个体接触的经验,所产生的情绪反应。这是由大脑收集了相关数据的一个信念系统以及情绪系统。就象那个下巴突出的人,或者没耳垂的人那样。(流火:意思是你把下巴突出的人与【坚强】的属性联系起来,并由此产生或喜欢或厌恶的情绪感受;没耳垂的人也依次定义为别的某种属性等)

由于你的情绪通过你的信念系统而过滤,你就有能力做两件事情,要么主动行动,要么根据情况来被动回应。

自然的情绪反应,会立即采取行动。但由于你对这个情境的信念系统,你就压抑住那个行动而没有行动。

没有行动,是对身体最有害的事物。一个被压抑住的情绪,会影响整个的身体构建。身体,由于它不能自然行动,就处于一个不放松、也就是疾病(dis-ease。流火:Datre这里玩了个拆字游戏,将疾病disease拆解成dis-ease,意为不放松、不轻松。就是疾病=不放松、不轻松。这与中医里面解释“病”,内心有火,很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状态当中。

当你压抑了一个情绪时,你所做的,事实上就是在扼杀物质身体。

自然的身体会行动。有害的事物,正是没有行动或者说被动回应。身体需要行动的自由。

正如我们所经常说到的,当运动员、音乐家、画家、养育孩子的父母、探索家,想去采取计划中要做的行动,但却压制了它时,那么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以焦虑或沮丧告终,因为你没有给身体允许自由。

这么做,你就给身体传达了混乱的信号。你想做某事,而你的信念系统却说,不,那不合适。于是你就压制了那个情绪。

但随后,你就对此没有做任何事情。即便是压制的情绪,也需要某种类型的释放,以确保身体保持稳定。

你怎样去对情绪采取行动、被动回应还是没有行动,就造就了你日常生活的不同。当信念系统是如此强烈地将你附着在所有情绪上时,你就不会行动,你只能被动回应。

你的目标,就是去允许情绪自然流动,而不要将自己附着于情绪之上。成为情绪的一名观察者。通过观察你的情绪,你就允许它们自然表达出自由的流动。

那就是为什么当身体里积累了大量焦虑或压力时,你的身体会如此紧绷的缘故,这种紧绷感会不断累积、累积、累积。情绪反应就是:“我要倒下了,我累垮了。”

那就是为什么如果人们一直在压力下紧张焦虑的话,一旦放松就会病倒的原因所在。他们已经在身体里不断积压、积压又积压了所有这类情绪,却没有释放。

那个情绪能量,必须去往某个地方。你已经积压起了这个情绪。远远更好的,就是在那些情绪积压到极点后,就去释放。

我是如此紧张。我是如此焦躁。

那你就出去打网球、足球、高尔夫球、游泳或者别的什么,来去除郁积起来的情绪。

而你却日复一日携带着它。那就是伤害了整个身体的事物。你整个身体都需要放松到可以恢复精力的程度。有一些思维超前的公司会设有运动室、操场、游泳池,去让人们释放身体里的紧张。

如果身体不放松的话,你就无法入睡,你会在紧张中彻夜难眠。当你开始放松一点儿时,身体就会说,哦伙计,这终于来了。

它就开始释放那个遍布你全身的情绪——那已成为障碍,并去开始放松你自己。

经常地,那就是你生病的时候,因为身体释放了所有累积的情绪,并冲刷了整个身体构造。

就好象一个老式的高尔夫球,橡皮带因长久磨损而损坏,当你用小刀去修剪时,橡皮带就会飞得四处都是那样。

人们会说,那个人还过得去。他/她做得还不错,等等。那么,为什么他/她还会得心脏病呢?

他们终于坐下放松了。他们释放了所有积累起来的、身体无法处理的能量,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

它们以各种各样的电负荷,在身体的每个细胞里累积。那也是为什么说,人们在愤怒中爆炸。

这时所发生的,就是这个能量“砰”地一声,释放。

那远比压抑住这个能量要好得多。你不得不叫它某个东西,因为它确实是个东西。我们就叫它情绪能量。它是由身体中压制的情绪创造出来的。

在处理情绪中,你就在持续不断地改变,因为人类对每日生活的情绪反应,是最为活跃的。

情绪拥有许多面向、许多属性。而你看似关注情绪的唯一部分,就是那些被动回应的元素。

那就是情绪以你做出的反应来表达出自己的地方,比如某种受伤或者发生的某事。

情绪还具有其它非常精微但又非常直接的属性,籍由身体传递给你信息。安宁就是一种情绪表达,你只是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任何引发了强烈情绪反应的事情,都会被记录下来。那就是你会回忆起来的东西。它们也就是你有时以为无关紧要或者你并不想要的东西。它是有罪感、懦弱感或不管什么。

但它仍然是一个情绪反应。你对那个处境的行动或者被动回应,也被记录下来。当你继续在你所设置的多重实相中穿越前进时,这些就是你携带到下一个实相的东西。

你对这些情绪反应的处理情况,就是你用来将自己放到下一个实相的事物。你是想要继续携带那些不恰当的信念而前进吗?

这每天都在情绪层面上、在你身上发生,以允许你前往想去的地方。

重点就是,你持续做出决定。没有哪一天,在物质身体中没有成千上万的情绪,被身体所体验。

为什么人们想要经历事故而把自己置身于轮椅当中呢?我想要谱写音乐,我不想做任何别的事情。我想做的一切,就是谱写乐曲。

由于要发生的事情,我无法这么做。我不得不出去维生。我被期望要去跟这个女孩结婚。我被期望要去好好生活。我被期望要去生孩子。我不要那个。我一丁点儿也不要那个。那么你即将得到保证,你一点儿也得不到那个。

你想要谱曲,那就是它的句号(period)。从开始到终结。你要如何应付它呢?我不知道怎么去应付,但有人会照顾我,因为这就是我所想要的。

这个情绪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终于让你找到了一个办法去实现——那就是去把自己放到轮椅中。那就是情绪这个词语的来源——它是个决策者。

以萧邦的一生为例。萧邦是如此专注在创作音乐之上,这种专注和自我隔离让他直至生病,进而造成死亡。在生命的尽头,他开始举办音乐会,但那时他的身体是如此虚弱,以至再也没能康复。

当你看到一个悲剧或者事故时,你就在情绪上卷入到跟你和你的生活根本毫无关联的事物当中。

但你在情绪上卷了进去,并感到焦虑。我怀疑他是否是我认识的人?我怀疑这是怎么发生的?我怀疑有多少车牵扯进来?你看到了事故,哦,这一定是非常可怕的。

你即将卷入这些与你的个人进化毫无关联的事物当中。

你没有停下来想想并记起来,并没有事故存在。

当你卷入到什么事的时候,即便只是观看电视新闻,或对别人谈及新闻,都对此十分忧虑,那么你是在做什么呢?

你是正在干扰你的身体。当你干扰了身体的自由流动时,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你想要一个头疼吗?你想要胃部不适吗?去纠结在那些跟你身体系统的自然流动完全相反的事物身上,你就非常容易得头疼或者胃部不适。

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你将发现,有的人置身在你所称为骇人听闻的处境下都非常满意,这只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观察很满意。他们并不需要卷入对他们无关的事物。

他们对自己的存在很满意,因为他们跟随观察而流动。他们有一个认识就是,我不需要关心世界上发生的其它事情。

你有两种体验,主要的和次要的。主要体验是你直接经历的东西。次要体验(二手体验),则是那些你看到或者听到的东西。

你们有很多人都到了这个地步,就是比之主要体验,你的二手体验成为日常生活中更为突出的部分。当你开始比主要体验更多地处理二手体验之时,你就无法正常运作。

你的身体得到了混乱的情绪。你开始焦虑不安。你开始沮丧。你开始头疼。你开始胃痛。每件事都错了起来。

那么,你做了什么呢?你开始用药物来处理这个。用药物来处理那个。你的身体得到了混乱的信号——那我还要来处理什么呢?

当你头疼时,你吃了个药片来止痛。身体就说,好吧,那么我就不再负有责任了。我不用管头疼了,因为你用药片管好了这一点。

当你胃痛时,你吃了个药片来止痛。身体就说,好吧,我不必管胃痛了,因为你用药片管好了胃痛。那么你继续做吧。

身体接受了所有那些信息。当你头疼时,身体说,我不需要照看那个。你胃痛时,身体说,我不需要照看那个。

你能看到这将通往哪儿吗?每次当你做了阻止你想要做的事情时,你就会吃个药片。你说,我会好起来的,我可以做我想做的或者我需要做的。

你吃了个药片、又吃了个药片,接下来你就知道,每天早上起床时,你将不得不吃这些,好让一切继续。你不得不在吃中饭时吃这个。你不得不在晚上回家时吃那个。你不得不吃,因为你的情况非常糟糕。

晚上你上床时发现,我无法入睡。于是你又吃了别的药片。

是谁在照看身体呢?身体无法以自然的、每日的、情绪的、有节奏的模式照看它自己,因为你已经扼杀了你的情绪反应。

消化系统、头、心、肾、肝、腺体以及身体里的所有其它事物,都混乱了起来。那些是你的主要系统。

而每一个子系统,也都节奏紊乱。

你,在身体里,已经关闭了你整个的基础运作系统。词语『疾病-不放松』,是非常恰当的。身体确实在一个不放松的状态中,因为它没被允许来自然运作。

你到这里是来体验物质身体的,但你却并不允许物质身体去做它天然要做的事情。你的身体、身体中的每个细胞、构成原子的每个粒子,都具有觉知。

它知道怎么做,但它无法靠那些向你展示“你是多么不安全”、“你的身体在危险中”的二手体验来工作。

你在棍子的错误那头工作。如果你出去打棒球,有人却递给你高尔夫球棒的话,你会觉得如何呢?

这是一样的。你没用合适的工具,让身体去照顾它自己。

身体照顾自己的正确工具,就是回到观察中,并依照你的主要体验系统、而不是二手体验来运作。

否则的话,鸡蛋就碎成一滩。一切都困惑不已。身体将在电视里看到某个东西,又在报纸上看到它,在收音机里听到它,从邻居嘴里听到它,或者从上班场所或不管什么地方听到它。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你的身体对那个处境到底有多么可怕,紧张不已、激动万分。

这是一个二手体验,除非它直接影响了此刻的你。如果它是通过你的身体体验,直接的家人体验,甚至是你正在喂药、做手术的狗、猫的话,那些都是主要体验。它们都包含在你的家庭内容当中。

但任何超出那个范围之外的,都是二手体验。如果是一名邻居,一个很好的朋友,你可以同情之,你可以用话语强调之,并真正意味之,但随后就放掉它。因为这并没有直接影响到你。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东西。

你终于决定要去对你的处境采取某些行动。那你打算怎么做呢?你需要找出让你兴奋的事情,以便你可以将注意力和焦点,从二手体验转移到主要体验上来。

通过改变焦点,就将给身体疗愈自己的机会。这就是疗愈发生的过程。你曾听过多次,人们是如何做了所谓探测的手术,去找出他们为什么感觉不好的原因所在。

当(医生)把他们身体切开时,发现他们得了癌症。他们就被告之,你可能只能再活6个月了。我们做不了什么,因为你的身体里满是癌细胞,没什么余地让我们动手术了。

于是他又被缝了起来,而他得到的这个消息就是:我只有半年可活了。

那你准备要怎么做呢?你打算改变你的焦点吗?你打算把重点放到你所喜欢做的,而不是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上来吗?

你会说,我无法离开我的工作。好吧,你无法离开你的工作。那么你考虑过换一个你喜欢的工作吗?哦,我可能做不到,因为我必须有这份工作的这么多钱,才能维持我的生活方式。

那么你就呆在同一个地方,在半年后死去,可以吗?

另外有个人说,好吧,我只有半年好活了,那我要怎么度过呢?如果我不想死的话,我就不必死。我不会死,我要奋斗出这条我唯一所懂的道路。好吧又来了,我们现在又进入战斗了,这就是你做的第一件事。你开始与什么东西对抗。

为什么你不只是坐下来、放松并分析这个处境呢?情绪是决定的制定者。

做出一个决定。

我要把自己从这个备受压力的工作中弄出来,我要重新分配我做事的优先次序,我要完全过一个全新的生活。你有那个魄力去做那个吗?

那就是疗愈如何发生的过程。那就是去做一个你今天要做什么的决定。它并不是,哦,我下周再去考虑它。哦,我明天再去考虑它。不!就在需要决定的那一刻,去做出决定。

聚焦在下决定的过程。那些身体切开的人被告知,我们对你做不了什么,你还有半年好活。于是每个人都接受了这个消息,除了那个被告知这个信息的人。

每个人都畏畏缩缩,哦,她只有半年好活了。哦,他只有半年好活了。这个人说,天哪,既然我只有半年好活了,那我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吧。一个决定就这么做下了。

若干年后,当你在街上走的时候,看见这个人迎面朝你过来。你觉得那个人看起来很眼熟。走近一看,他叫出了你的名字,而你看着他吃惊地说,哎呀妈呀,是你吗?

嗯哪,当然是我。

但他们告诉我说,你只能活上半年了。

那个人大笑着说,哦,那可是十年前的事情啦。

这是你的决定。你不得不去分辨并做出日常决定。那就是情绪所关的一切。你以为你是怎么得头痛病的呢?

这是一个对某事的情绪反应。要么是心智上的,要么是身体上的。你打算如何去对待它呢?

如果这是身体或心理的,那么今天就去处理它,不要等到明天再做。或者,它是别人的错。不,不是的!这是你的身体,是你在决定怎么生活在它里面,和它相处,通过它展示,并尽你最佳能力来享受它。这全部都取决于你自己。

那并不是说,你这辈子都不会有一次头痛、胃痛甚至是手术。

而是说,你是如何一点一滴处理这些信息及处境的。这是怎样让你的生活变得不同的地方。

为什么我会记得坏事呢?

你叫做坏事的那个东西,携带了一个强烈的情绪。那份情绪被记录在大脑里,伴随时间流逝,这些情绪强度渐渐变小,而逐渐隐退到背景当中。

然后,当有一个类似的新处境出现时,大脑就召唤出过去处境中那个最强烈的体验。

身为观察者,你会留意到你的情绪。你可以在走路、开车或不管是什么等等时,处于一个完全的放松当中,然后当看到某件东西时,它抓住了你的注意力。

情绪就是抓住你注意力的东西。

如果你对事物没有情绪反应,你就不会去观察它。

你的内部感应,将你的注意力吸引到那个焦点上面,因为它知道你所上演的游戏。一名观察者,将会查看注意力吸引自己过去的地方,并相应做出反应。在你观察之后,就由你来做出决定,看看要如何处理那个你得到的线索。

所有的事件,都是情绪事件。首先,你得到一个可能性或概率。其次,你在你的实相中创造出这个可能性或概率。第三,你用行为或者说被动回应,来对那个可能性或概率做出反应。

这样,我们就再次回到了游戏当中。你所互动的,不仅有人类,类似你在舞台上演戏的那样。在一个舞台剧中,有人给了你线索。他们会说一句话,那会是你的线索,让你说出或者演出接下去的部分。

这在你物质层的每日生活中也是完全一样的。你的线索,并不总是来自某个人。它可以是你在商店橱窗看到的某个东西。可以是一个广告牌。可以是一首音乐。可以是路上绊倒你的一块石头。

所有这类事情,都是你的潜在线索。只有通过你对线索的情绪反应,你才留意到你的线索。

你会说,难道是那块路上绊倒我的石头?可以就象那么简单。你对绊倒的情绪反应,让你从正以为走路的注意力,转移到把你绊倒的石头上面来。

也许它有意义,也许它没意义,但无论怎样,你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绊倒上面来。

重要的,就是绊倒的行为。

比如说,如果你没被那块石头绊倒的话,你就不会被某个你多年未见的人看到。

同样如此的,就是在你沿路开车时,看到前面一辆车的车牌。

你已经开了很长时间。眼前开过了种种不同的车牌。

换了车道之后,你又看到了别的车牌。你开车并不是去看车牌的。但有人开到你前面或你改变了车道,现在眼前这个车牌抓住了你的视线。

为什么呢?车牌上有什么抓住了你的注意力呢?作为一名观察者,你会思考这个。你会看数字。你会看它来自哪个州。是什么让你去看那块车牌的呢?

你也许看到了数字123。123代表了什么?123可以向你表示,一切都很好。你的情绪反应就是,那很好且身体放松。

如果你发现了654,是倒数的,于是就抓住了你的注意力。我在想的什么或是我做的什么,是在倒退吗?是我要去的地方吗?是我现在在想的事情吗?

它抓住了你的注意力。

也许你在车上的收音机里听到了你叫做负面的东西。然后看到了654。我是想从情绪上卷入到收音机里所说的那种负面事物中去吗?还是只坐在这里,吸收着这一切?654,给收音机换台。可以就这么简单。

你需要看看你的身体给予你的标志和记号,以便你可以一边继续游戏,一边沿途捡到你的线索。你将发现,通过非常简单的事情,你的日常生活将变得越来越有趣。

你在上演你自己的戏剧,因为你持续不断给自己标记。身体会用情绪,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对这些标记做出反应,你的戏剧将越来越有趣。

最近我们收到了许多有关911的问题,更近期则是有关宇宙飞船的事故。这些都是事件。

这些都是正在发生的戏剧。它并不是你的个人戏剧。这就是我们试图要说的。只是因为你看到了路上的一起事故,你就要卷入到那起事故当中去吗?

不!

那么,那个事故跟你有任何关系吗?也许它意味着,去更加专注到你所做的事物上,专心开车。它并不是要你以任何具体方式卷入。

关于911世贸大厦的事故。你作为一名个体,卷入进去了吗?

如果是的话,那是一个戏剧。如果不是,而你只是在观察电视中的那个事件的话,那就和你没有特别关联,除非你把发生的事情看成是与群体意识模式相关。你只是在观看别人的戏剧。

宇宙飞船也同样如此。你个人被卷进去了吗?如果没有,你就只是在观察你们群体意识模式中上演的其它戏剧。

你从电视中,看到了地球上其它地方的事情。你是要因为世界另一端所发生的某件事情,而将情绪卷入进去,让自己紧张不安而一切打结起来吗?

你可以开始呻吟、叹息、哭泣,直到紧张不安。那么你是否意识到,你在对你的身体做些什么吗?

你在承担所有这些事情、纠结这些事情,让你整个身体都紧张不安。

当你开始纠结这些时,你的身体事实上开始僵硬。你的身体不再自由流动。你的身体需要自由流动。

也有一些有趣的事情,你会通过电视看到。

比如,有一栋建筑物被遗弃、转手或不管什么。在这个楼里一直有猫咪居住。

现在这些猫被赶了出来,没有地方可呆。有一个每天散步经过这里的人正好走过,看见了这些挤作一团、喵喵叫唤的猫们。

它们饿了,它们不习惯出去寻找食物。于是这个男人转身回家,给猫拿了一些食物。猫们很高兴,就继续呆在那里。第二天,他又带了些食物来喂猫。就这样,他这么做了许许多多年。

然后,他即将来到他所称的生命终点。但他还可以走路,还可以喂猫。他关心的就是:在我死之后,有谁来照顾我的猫们呢?

这是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这个男人很满意,因为他的生命开启了新的维度、得到了新的工作,那就是喂养照顾猫咪、和它们玩耍、每日和它们散步。

猫也在跟一名有爱心的人类互动中,得到了乐趣。这个男人对当初的处境产生了情绪反应,并采取了行动。

他可以忽略猫并压抑住那个情绪,然后一直对那个决定感到不舒服。

在有些处境下,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会暂时超越你对身体局限的信念,而允许身体使用自身完全无限的资源来应对某个情况。

比如,有一位瘦小的老妇人看到儿子被千斤顶砸下压在卡车下,就飞奔到卡车下把卡车抬了起来,将儿子拉到安全地带。

这就是一种瞬间行为的情绪反应。为了让身体能够正确处理那个情况——将卡车移开她儿子的身体,容我们说,让情绪暂时卷走她对身体局限的信念,是必不可少的。

否则,『身体无法做这类事』的信念,会阻止身体去做想做的行为。

你的身体依赖于你,来对你此刻生活的情况做出清晰的评估。它依赖这一反馈。如果你呆在一个没有危险的舒服房间里,你的感觉将会精确传递那个信息。因为你足以轻松观察四周并发现并不危险。

如果你被来自二手体验的不安全信号所占据的话,你就缺乏了辨别力。你就不能决定是安全还是不安全,你就在将错误信号传递给身体。

直到你的身体再不能区分出你是真的危险,还是想象的危险的程度。

于是你就变得害怕一切,草木皆兵。你的大脑将身体聚焦在持续警觉的状态中。你不再注意到主要或说直接的反馈,而开始依赖你的二手体验。

这就带来了无力采取行动的感觉,从而带来了无望与绝望。这开始让你的每日反应都模糊不清。

你的实相,必须是你在当下时间的框架中所觉察到的事物,以及你在该框架被体验时所创造出的事物。

当你身体所得到的反馈,主要是来自二手体验之时,它就开始积攒一种压力而让身体病倒。

身体一直无法休息,因为你总是既不在真正的危险当中,也不在想象的危险当中。

你的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我要怎么来应对所有这一切呢?

如果你在观看某种二手体验的话,不要去接受那个人即将在某个未来毁灭自己的那个画面。

你也需要记得,并没有你所如此害怕的预言中的毁灭,今天并没有发生,明天也不会发生,除非你想要把这些二手体验投影到你的实相当中来。

那类持续传播出来的(危险)信息,并不允许人类携带着想要的必需能量前进,去做出人类整个物种想要的改变,以走向其激动人心的壮丽进化。

有一些人,会将生涯中的错误和失败归咎于别人,甚至是整个人类。

人类正在成为人类的过程当中。在成为的过程中,总有一些你们叫做天才创造者的人存在。

在那个创造中,人类得到了所谓的失败。正是这些失败,于是让人类朝着越来越好的创造方向前进。

那些常被称为失败的事物,是改变方向或改变进程的线索。一次失败,是对一次长期冒险的短期称谓。

只有当遵循自身知晓来运作时,你才能清晰看到自己的游戏。

去期待危险或在想象中去承担别人的麻烦,你这种做法所抢去的,正是你身体健康所需的能量。

比之将想法聚焦在人类的匮乏与不足上,去将你的想法聚焦在成就之上,会更加富有成效。

你构建了你自己的实相。那个实相为别人的体验做出了贡献,但你们每个人都在时空中拥有一个独创原始、与众不同的焦点。这是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

就好象马路边的标牌那样。它在那里,是为了那个竖标牌人的意图,而让所有人看到。它也在那里,是为了让身体里的情绪“激灵”一下叫做——得到线索,而让所有人看到。

对观察这些标语的每个人而言,这个线索,出于完全不同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戏码。

自然的美丽,随处围绕着你。它代表了你直接的体验。它提供给你舒适、创造力和灵感,这些只有在你让二手体验遮盖了你在地球上的日常遭遇时,才会被得到阻断。

你必须信任你的情绪线索,否则,你会让身体迷惑,因为身体无法同时既处于安全中,也处于危险当中。

它在进行想象的抗争当中,浪费了自己的能量。你只不过在朝着风车开战。情绪是你五种感官的触发器。正是情绪,触发了它们的启动。

换句话说,你正在走路,你的注意力放在某件东西之上。去聚焦的第一个是什么?是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接收到信息:符号。

这就被送到身体的构造中,并在你觉知和信念系统的帮助下,被搜索归类。然后,在那时,一个决定就做出了。

当我们告诉你,爱、热情、快乐、欢喜等等都是身体的情绪反应时,我们绝不是在暗示,这些表达只因为是情绪而更为低等。

这些反应,对于成就你所寻求的、身体中的你在物质层上的进化式扩展,是至关重要的。

这些身体的表达,是某些你所希望在物质层体验的、迫切渴望的价值。它们对你的身体健康及你的生命历程,都是至关重要的。

只是因为人类普遍而言,对任何称为情绪的东西是如此之不尊重,才在当我们说,诸如爱按你们的术语是一个情绪反应时,就削弱了你们理解中对爱的价值。

正如俗语所说的,昨天已经过去,未来还没来到,今天正是礼物。

我们Datre说,干嘛不给你自己『当下』这一最伟大的礼物,并打包送给自己呢。

 

(更新日期: 2014-01-22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