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Datre译文

HOW DID I GET TO BE ME?
人是怎样来的?

流火译 2012-6-26

物质开始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与表达,在很多不同的星球上发展。有很多不同的人类形式开始被探索。

当我们使用术语“人类”(humanity)时,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表达了你的所有不同形式。当我们谈到构建躯体时,也不仅仅是你们(地球上)这类特定的躯体。

举例来说,和植物工作的人们一直在试验和发展新的植物品种。这些植物并不彼此竞争,就如同你们跟其它星球及其探索之间并不彼此竞争一样。

这些亿万的泡泡容器,就跟你们所在的泡泡世界,一样完整。

现在,我们就来说说你们这个特定的物质版本,这是最受关注和最先进的版本。我们可以取其中一个样子让它动起来,也可以让另一个也动起来。可以让它们结合到一起,也可以将它们分离。

把它们放在一起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操作它们,让它们一起工作。

在不断精细化的过程中,我们最终发现,我们能让这些东西——也就是你们叫的“附肢”——动起来。

如同控制木偶人,象孩子们那样,他们会用圈圈做头,把四肢和躯体用棍子支起。

那就很接近(创造人类的)起始阶段,只不过这些棍子是空心的,我们将原子放到棍子里。由于原子的行为,我们就可以让这些部分运动起来。

现在,它们就能自己动起来了。但你如何控制呢?你知道,一个全息图自己是做不了什么的。

John提醒我,我们曾在Datre的某份或多份资料中提过躯体的起源。

我们曾谈及,木星人构建了这些人类的躯体,但这只是简化的答案。在木星泡泡中工作的造物者核心自我们(Creator Core Selves),注意到了我们的兴奋,并希望加入到这个重大发展中来。

造物者就是这样,总是试图搞定怎样让事物工作。

一旦我们有了这些原子,有了这一基本运动,我们就想,可以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发展。也许如果将自己的一丁点儿放到他们身上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到这些玩意里指挥他们。

于是,造物者核心自我们就取了自己的一小部分,放进这些大容器当中。而这部分就变成了,我们已说到过的,你所是的你(the You That You Are)。

这刚开始看起来很不错,因为造物者核心自我和你所是的你,保持在不断的交流当中。

这就是这个全息图的精细化,刚开始时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堆弯弯曲曲的线,最终变成了你们今天在物质层所用的躯体。(流火2014-01-21:我发现影片《宇宙的构造4》中的这些图片,可以很好表现Datre老爱说的弯弯曲曲的线与全息图的意思,特截图如右展示。)

当不断发展下去时,容我们说,这些全息图就被塞满了越来越多的原子,在躯体中有特定的领域工作,做着特定的事情。

你看,原子都是不同的。人们会说,哦,这就是一个原子。但是构成你皮肤的原子,在你胃里工作的原子,和你肌肉弹性工作而形成肌肉、骨骼和所有那些事物的原子,它们都是不同类型的原子。

于是,从那刻起,就开始出现了不同的意义。

因为你所是的你能够进入到那个构成中,随后要说的是,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得不做了一个不同的组合以让这部分工作。

这是很随意的一件事。就象,我们干干这个如何,干干那个如何?

就好像要做一个机器人一样。你要放进去什么东西,才好让一个放在身侧的胳膊,在身体前面抬起又放下呢?所以你看,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

当这一切还在进行中时,你所是的你,和我们Datre中的一些成员继续一起工作。我们就说,让我们干这个试试看。

然后,全息图中你所是的你就说,哦,这个干得很不错。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时期,但如我们说的,没有时间,有的是时间。

从那个基本的起始点出发,这就是这些躯体开始的过程。记住,直到那时为止,这些都还是看不见的能量模式。

开始时,一切都运作得还不错,但我们意识到,是的,这不错,但我们能否更加详细定义,以便找出跟它们更好合作的方法呢?

造物者核心自我,以及它的那个部分,也就是你所是的你,一直不断在全息图里,因此,就能够将躯体的结构越来越细化。

因为用粒子、全息图和原子们工作得很起劲,我们就忽略了这个叫做意识的新东西所提供给我们的可能性。

伴随着和意识的工作,随着漫长时间的流逝,我们就能够来和全息图以许多不同方式工作。这变得切实可行起来。于是,就开始几乎呈现出你们所称之的,一个物质。

我们已经说过,意识是。

当意识进入到一个特定配置的容器中,成为特定东西时,意识就改变了。

不同的配置,造成了不同的意识结果。

当意识在觉知中扩展时,你们的粒子宇宙就开始扩展。

通过和躯体外的意识合作,并将它赋予到躯体里,你所是的你就能进入到全息图,让全息图越来越切实可行。意识是钥匙。

意识,天性就是继续保持原始的配置,就象原子那样。

意识,能够让躯体各部分结合在一起,让它自行成长。你看,一旦开始,能量现在就有能力自行工作。

这些躯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精细,越来越容易操作。因为刚开始很大很笨重,于是我们就让它们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敏捷。

全息图,由于能量的紧密,开始出现一种你会叫做灰色的感觉。

这已经花费了亿万年的时间——这是你们的计算方式,而不是我们的,才搞出来一个有能力看、感受、听以及所有其它操作的躯体。这些都是不同的发展阶段。

现在来到了重点,你所是的你,继续不断精化这个配置,产生了越来越细节的躯体。

那么,我们要用这些不同形状的躯体干嘛呢?

于是就出现了另一个重大发展。一群其它的造物者核心自我们,开始整合出一个你可以玩耍的游戏。然后他们说,这就是你所是的你可以玩耍的游戏。

你所是的你,和这些小小身躯里的其他人一起玩游戏。他们开始行动并彼此互动。

很快的,他们就厌倦了别人的游戏,想要写作自己的剧本并扮演出来。

他们清楚知道,所有的可能性与概率都能在意识中找到,于是就想要选出自己的游戏。这些游戏和你们今天所扮演的戏码,非常不同。

这些游戏是探索的游戏。因为你们所称的重力还没有发明出来,所以这些游戏并没有局限在行星表面。你,在你们的文明中,用竞争来看待一切。而在宇宙中,这是完全不知道的属性。

在宇宙中,从没有竞争的需要。因为任何个体,都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

有了这么多可能性与概率可以选择,为什么你还感到有竞争的需要呢?

如果你将某个时刻延伸,好以线性时间来体验在那个时刻的所有可能性与概率的话,那么这个时刻就可以延续成永恒。

再一次地,和意识一起工作的你所是的你,开始扩展物质的特定面向(aspect)。当扩展时,你所是的你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哪儿也去不了。

举例来说,在早期阶段,你和物质的自由能量流工作。当有人好奇一株植物会成为什么样时,他们就让自己觉知的能量进入到植物中,来探索植物会怎么样。

你所是的你也意识到,为了探索这个称为物质的新试验中最大极限的成果,有必要将觉知限制成一部分。

你所是的你,能量强度太大了,无法让这些更小的躯体保持在一起。它们不断爆炸散开。他们不想失去取得的进步。

于是他们就决定说,获得结果的唯一方式,就是将一小部分的自己放入这些新躯体。这样就成功了。这些躯体并没有散架。

这就产生了被称之为清醒自我(the Waking self)和造梦自我(the Dreaming self)的两个部分。清醒自我,就是物质躯体中的你,不得不相信自己是和整体自我——造梦者——相分离的东西,目的就是为了将局限体验到极致。

在你的梦境中,你将自己的生活梦想出来,然后通过你的想象,你让这些梦想成真。

正是你自己,将你放入梦想的中心位置,并在四周投射出你的梦想。

通过亿万年的游戏与体验,躯体不断进化,你已经发展出了一个越来越强烈、并继续保持下去的信念,那就是,我就是我的身体。

在睡眠中,当躯体开始放松,荷尔蒙就对躯体产生一种麻醉效应,允许你离开。这跟出体旅行,还有其它等等的过程一样。

你,甚至为自己的出体旅行制造出一具假躯体来。没有身体你就不舒服。

这个复杂和强烈的形体制造者,也就是躯体中的你,开始挑选出种种成分来制造出你的游戏。和他人的互动,就是将一切结合到一起的地方。

这就是你所是的你变成的地方。

你所是的你变成了造梦者你,能够站在背后,这么说吧,观看着所发生的一切。

因为造梦者你,无法在这个物质环境中运作;而物质层的你,则无法在物质层外运作,所以你在物质层的所有体验,都被造梦者你所吸收。

没有什么体验曾被丢失。你的觉知一直在不断扩展。

因此在这个物质层游戏中,死去并相信自己将“坏”体验或“有罪”体验剔除出去了的人们,只不过在和自己玩“捉迷藏”的游戏。所有这些经历都已经被那个部分的你——也就是造梦者你——所吸收。

举例来说,在此时,你所是的你,正在取自己的一部分来创造你。这很象匹诺曹的故事,作为木偶控制人来体验木偶。

造梦者你,只能想象出物质层是怎样的。而清醒的你,则扮演出造梦者你的想象。

造梦者你的想象,是造梦者你探索了意识的可能性与概率的结果。

举例说,音乐家们在头脑中想象出音乐,但直到写下来并演出之前,这首音乐从未得到过完整体验。

多重的梦想,比如梦想中的梦想,是造梦者你在想象剧本的不同版本。就象物质层的你,回顾不同类型的音乐家,想象以萧邦方式演奏莫扎特音乐那样。

由于你的原子包含光、色彩、声音、电磁谱的不同属性,可见度就是一个发展的可能。

最终,你用这些不同的原子属性,构建了你今天躯体中的感官部分。你做出决定来怎样看、以及你希望表达什么属性。

造梦者你,绘制出你的游戏或剧本,而躯体中的你,则决定想怎么扮演。你,作为谱写者、扮演者、导演者和幕后工作人员,为了你所考虑的体验,来选择怎样安排剧本和情节。

造梦者你,从意识的可能性与概率中向你展示出选择项,好让你在游戏中使用,来得到你在个人进化过程中所希望的体验。

清醒的你,通过小我(ego)而表达。它就是你的人格。将清醒者你和造梦者你结合到一起的最简单方式,就是观察。灵魂给你线索与暗示,帮助清醒者你来理解在清醒周期所演出的戏剧。

没有固化的你。新的你,永远在变成你的状态中。换句话说,此刻的你,并不是一小时前的你,也不同于明天或者昨天的你。

从造梦者你的视角来看,你所意识到的物质层出生,只不过是发生过的众多出生中的一个。

你只能意识到这类事件的单个次序,是因为你还没有学会怎样在多个躯体中同时运作。

也有一些人满足于自己的当前版本,试图对抗改变而保持这个图像。这些是依据群体意识来工作的某些个体。

现在,是谁导致了这个行星上个体的改变呢?

换句话说,现在你们的星球上有人玩足球、篮球和其它游戏,而3、4代人之前,人们会对此说些什么呢?

他们是怪物。人类不会长那么大。

这就是进化过程。而进化过程,就是你在物质层中不断创造和再创造的过程。不同群体,容我们说,扮演出不同的戏码。

你选择一个国家来看,他们在演出一个剧本。你选择另外一个国家来看,他们在演出另外一个剧本。

于是你们就有了不同颜色的皮肤。人们将自己放在特定条件中,扮演出一个剧本。他们根据气候是寒是热,来处理自己的皮肤颜色。

比如说,北方国家的人们,肤色很浅。南方国家,就是赤道周围的人们,肤色就很深。

你是否好奇过,为什么太阳让你的皮肤变深,却让你的头发变浅(亮)呢?哈哈。

所以,你拥有所有这些已经发展了亿万年、无数年的事物。你选择了你所希望体验的一切。

这就是要观察的地方,因为你不断地给自己的个人剧本提供线索。

你会看到一个标志,上面有一些对你有意味的字眼。你会看到人们彼此互动,在观看中,会让你得到一个线索。

通过观察,如果你仔细观察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你就有能力追随你的剧本要给你的意图,因为物质躯体中的你可以觉察到它。

当你在物质层的意图和目的,并不是你在剧本中的意图和目的时,困惑就此产生,因为这就是所是的一切。它是旅程。它并不是目的。

旅程是重要的部分。如果你在物质层中继续的话,旅程会变得越来越有趣,追随观察,这也就是在你剧本中需要演出的部分。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你唯一的好处。

是你一手将其(旅程)构建。它将带你走向想体验的方向。

然后你来到特定的时刻,说,这(旅程)没朝我想要的方式走。然后就找出死亡的方式。你就将身躯留下而进入到死亡地带。

随后你就找出了你想做的事情。但有很多次,你会说,我不知道我那样做是为了什么,成功就差我一步之遥。

好吧,于是你重新回到躯体。你所做的一切,就是重排你的全息图,将全息图里的粒子和原子重新洗牌。然后走出死亡地带,再次进入生命地带而继续出演游戏。

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就是身体。当他们返回生命地带时,他们不会认为说,我给自己创造出了一个身体并进去;而是会认为说,我再次回到身体中并回来。

这是一个持续不断的游戏,因为,你是永远的你。如果你是永远的你,那你还要准备去哪里呢?你永远是你。

你会说,啊,我不喜欢这个。这个我做错了,所有这类事情我都做错了。不要以对或错来看待一切。将一切都看成一个体验,只看每一次单个的行为或反应。

一切都是一个体验。当你理解了这个体验所要告诉你的东西,你的觉知就得到了扩展。

你以为成长只是物质躯体的成长。这只是一部分。另外的部分你将它藏了起来。为什么你要那么做呢?

这么做,是因为你在玩游戏。你应该享受挑战。如果游戏太简单,就失去了挑战的意义。

你将许多事物都隐藏起来,以便你能在物质躯体中扩展你的觉知。这就是带你从一个实相换到另一个实相的东西。这就是你如何改变实相的过程。

当你作为个体在某个实相里,理解了那个实相并追随着那些线索的时候,你就同步工作在你要进入的另外实相。

你保持在持续的运动中,不仅是物质层的身体,还在持续不断地理解你所在的实相及你即将前往的不同实相。

当你到达了那个能明白自己是如何设置了新的实相的境界时,因为你瞥见过它,并且你正从中进进出出,于是你就能开始享受自己上演游戏的过程。

就象阅读一个神秘的谋杀故事一样。刚开始,某个人被谋杀了。于是你阅读了整本书和所有不同角色,来找出最终谁是第一章节的杀手。

演出每一幕,与不同人互动,你就不断穿过不同的实相。你会发现这一点,如果你是一名观察者并对此留意的话。

你的朋友还是你学生时代结交的吗?还是不断遇到新人物而扩展你的觉知?

这就是你做的方式。然后,进入每个不同实相的过程,就变得非常迷人,因为你将明白你所计划的方向以及你要去的方向。

记住,你是导演。当你通过了一生的体验,最终进入死亡地带时,你就可以在那时转身面对刚刚过去的这一生,明白你的意图与目的,并对其进行理解。

然后,你就可以明白你即将设置来体验获得乐趣的不同剧本。不是要沉重地走过物质层。而是会理解你要做的事情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就是我们试图告诉你的一切。

这是非常简单,非常简单的。每一次,躯体中的你,带着你在物质层的所有体验,从生命地带转入死亡地带,你将其称为出生与死亡。没有重生。

因此,在你的术语里,出生以及一次次重生,不是什么别的,只不过是你全息粒子里思想模式的重排,以组合成你所称的今日生活。

为了保持在物质层中线性进步的假相,你继续用你们叫做生命、死亡的序列,来重排全息粒子,以定位出你在实相框架中的位置。

我们并不真正知道诞生过程是怎样发生的。所有的诞生都源自宇宙自身。核心自我,作为其扩展觉知的部分,从宇宙中诞生。

诞生过程的优秀事例,就是面向(Aspects)。面向作为人诞生在你们人类中。它们是完全长大、有历史的,也许还有一个家庭甚至孩子,然而它们昨天还并不存在。

有些面向诞生自一个较低的情感强度,特征不太明确。这些人被Aona称为纸板人。

我们Datre,诞生为对纯粹/原始能量的试验及那个能量的重排。你们诞生为造物者。

你跟图像,也就是全息图,一起工作,并用叫做粒子的能量单元构造出形体。这个粒子宇宙的一切行为,都是以这些粒子能量单元来创造的。

关于某些Datre资料中已提及的诞生,我们是在试图解释不同实相中的体验广度,跳过那些已经具有更扩展的实相觉知并进入了更大觉知的新实相中的个体,来帮助将一个减速的进化加速。

你们的一本圣书说,你只会出生一次。每个人都解释说,那意味着,出生、死亡,然后进入天堂或某个地方,生活在天堂。

不,不是那样的。那意味着你诞生为一个造物者,并是一个永生的存在。

记住,这些造物者核心自我以及造梦者你,并不是某些遥远的远古祖先。

你,在物质层中,在躯体中,是这整个创造过程的一部分。你是物质层最初的设计师,并持续扩展着不仅是你的觉知,而且还有整个物质宇宙的觉知。

所以,你看到自己在这个永恒创造中的重要性了吗?

我们谈过了你所是的你,造梦者你,以及彼此的联系。睡眠时的你,和清醒时的你,同样如此。造梦者你,和物质层清醒时刻的你,也完全一样。

然而,造梦者你,更主要是一个可能性与概率的收集者,让你在物质层上体验。但是两者都没有区别,都仍然是你。

当通过选择你的可能性与概率而与造梦者你结合起来时,这就是在物质层所体验的一切。可能性与概率的选择,都收集起来让你做决定,因为那就是让你在物质层的觉知进行扩展的驱动力。

观察,将你跟造梦者你紧密联系。你带进了更多的造梦者你在物质层体验,因为你就能更清晰看清剧本,并能够更快取得进步。

那就是你的体验为什么能如此不同的缘故。它将给予你远超出此刻物质层所经历的体验。

你的体验越不同,受益就越大。这包括了造梦者你,也包括了物质层的你。

那就是你所做的一切。你在物质层中,体验并成为一个更觉知的你。

于是造梦者你和造物者核心自我,由于你的体验,也扩展了自己的觉知。

生命就是你所维系的事物,只要你所在的粒子宇宙还存在。只要你还在处理容器(流火注:指自己的身体),你就在处理生命。

而这,就是你所处理的事物。造梦者你懂得,没有容器,没有你所称的生命,将会怎样。因为你是造梦者你的一部分,你也就知道没有容器将会怎样。

要解决的难题,就是容器,以及如何运用它来获得最大化的体验。

你来这里,就是学习生命。这就是兴奋点、迷人事物及觉知扩展的所在。

你也必须牢记,永恒,只不过是“现在”里的一丝长线。

 

 

 

(更新日期: 2014-01-22 )
回到顶部 TOP>>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站长流火,版权所有。转载请完整注明出处,谢谢。联系站长